文:覃俊基

前言

容我單刀直入。如果罷課要辦得成功,我們需要以與以往三個月不同的態度去推行罷課。我們需要花更多氣力在面對面實際的說服上,而不只是隔空的網上文宣;同時同學間需要盡快舉行正式投票,通過罷課的集體決定,而不只是純粹的號召。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甚或覺得浪費時間。畢竟,這三個月來的動員也沒有這樣,尤其是投票更是顯得奇哉怪也。不過,新思維背後的道理也不怎麼複雜。罷課和我們一直以來的各種行動,有著質性的不同;亦因如此,我們就需要新的組織方式。

罷課:並不樂觀

或許我們看看現在罷課的情況。

在聲勢上,好像還挺好的。事實上,這三個月以來,對各種不同形式行動的宣傳,都有為數不少和應的呼聲。再加上政府和《人民日報》的反對作為助攻,我們應該可以預期罷課會挺成功的吧﹖

很遺憾地,不同渠道的消息均告訴我們,不少同學相當同情這次罷課,卻不打算身體力行。為何?有些同學本來不是最踴躍於參與運動——他們心態上支持,但要再進一步則有難度;有些同學願意付出更多,卻不願意犧牲成績;有些同學對罷課效果感到疑慮;有些同學認為,罷課者寡,自己罷也無甚作用,等等。這些疑慮,甚至在罷課關注組內也能聽到。

當然,以上判斷不是基於大型調查,但這到底一定程度反映同學對於罷課的各種憂慮,罷課開首便有如此氣氛,實在令人相當擔憂。

以往三個月的運動模式:號召自發者參與

為何如此﹖我認為,這是我們沒有好好把捉清楚罷課與其他行動之別,忽略罷課需要大量文宣、說服和組織。

這三個月來,無論和理非集會、派發單張,甚或是不合作運動,如阻鐵、堵路、撚狗或是和警察對碰,都循著一種模式:簡單宣告日期和行動,有時多加一兩句解釋,透過號召,期待自發者參與。

三個月裡,這種模式的威力顯而易見。大型遊行人數相當高,各式宣傳或小型行動均如雨後春筍,那怕是激進行動參與者也是為數不少。加上在社交媒體的擴音效應,這些宣傳以極短時間,便擴散到支持者的timeline或group text裡。

配合恐共的想像、警察的殘暴,各種反抗的情緒迅速被轉化成巨大的運動能量。只要大家願意,總可貢獻到甚麼,不需考慮他人想法,便可直接去做——這就是這三個月來的最佳寫照。自發性的能量怒如潮湧,結果是有目共睹,不難解釋為何很多人對於這種「號召——自發者」的模式深感鍾愛。

不過,號召模式看似能帶起不同形式的抗爭,但同時也有其相當的限制。至少成功的罷課不可用這個模式推行。

過往行動有賴自願者,而非說服群眾

上述這種「號召加自願者響應」行動模式,其實只適用於「不用作太多說服的行動」。大型的和理非運動如集會、香港之路等,門檻較低,基本上不愁本來就反送中的參與者。我們也不用特地花力氣說服那些不來不支持反送中,或其他對運動無甚熱情群眾的支持。

至於各樣小型行動,無論自己組團做文宣派傳單,或是小型阻擾或演出,甚至是較為激進,如和警察碰撞,或許行動性質較沉悶,或許門檻高很多,但因為行動只需少數人參與,三五就可成群,所以不愁沒有志願者參加。只要在網上一呼,總有一定人數參與。換言之,也就不需要花力氣說服誰。

簡而言之,就是「需要多人參與的低門檻活動」,或是「只要少人參與的高門檻活動」,過往動員模式都頗適合。然而,罷課卻是「既要多人參與,又算是高門檻的行動」。

要知道,罷課不比遊行,同學犧牲的不是週末的悠閒,而是課業與成績;與此同時,罷課與小型行動不同。罷課要成功,不能只靠少數有心人,必須要廣泛的參與,才能彰顯其力量,做到使社會進入異常狀態,透過大量缺席最終導至校方行政壓力大增的戰略目標。

就如上節提到,估計不少同學對罷課有憂慮而卻步。然而,觀乎當下宣傳,卻無針對性地處理這些擔憂。首先,罷課相關文宣頗為缺乏;勉強算的是各個公民講堂,但其內容和形式均是過於抽離。學生會和眾關注組均集中精力與校方商討缺席問題,然而單靠這些恐怕不足以疏解同學的憂慮。

我們實不能寄望過往模式,只提出一個罷課日子就期望同學一呼百應,反而必須跳出既有動員框框,有組織地說服不大願意參與罷課的同學。

公民講堂和與校方的商討,只能作為輔助。若要真的說服同學參與罷課,必須直面上述同學的憂慮。在方法上我們也要由「一對多,網絡式」的宣告,轉為「小型且intensive」的說服模式聚沙成塔,慢慢說服越來越多的同學;在沒有理解細節的情況下動輒指責不參與的同學,就更是事倍功半。

具體而言,例如如何透過關注組讓同學討論、如何在既有的生活圈子與關係網絡說服他人、罷課有甚麼用等等,可參考學生報的其他文章。和同學對話的街站、系內的小型討論,都是可做的事,筆者不在此細談。

總之,大家必須有思想轉變——我們要從志同道合的comfort zone走出來,要將自發行動的能量,導向廣大的說服工作。

民主投票:知道大家點諗

以上說法不旨在批評過往三個月的動員,而是希望點出,不同的抗爭形式便需要不同的組織方式——這其實就像預備group pro和溫final需要不同的態度和方法一樣。

除了「廣泛參與」和「高門檻」以外,罷課和大型示威或小型抗爭不同之處,就是本質上是一場需要高度協調(coordinated)的抗爭行動。所以,罷課需要民主投票機制,用來凝聚信心與協調同學的行動。

關於coordinated,中文並沒有準確的譯法,勉強可以作「夾好」或「夾埋」。簡而言之,就是不能只靠個人勇敢參與,而必須是一種集體行動。這裡的集體,並不是指人數眾多,而是參與者必須「夾好,一齊做一啲嘢,共同進退」才有意思。

筆者曾和數位對是次運動有相當熱誠的同學傾談,大家都提到一點:我不是不想罷課,但根本不知道大家會否一齊參與,而回到課堂上發現同學們都在上課,也就沒有打算罷課了。因為我不想白白犧牲成績。這就是所謂coordination的問題。沒有「夾好」,就算有心的人也不願投入。

一些社會行動,例如遊行、或是絕食、甚或衝擊警方防線,固然是越多人越好。但人數不是一個決定性的指標,所謂的少有少做就是這個意思。亦因如此,是否去遊行或絕食,我們不怎麼需要「夾好」,這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的個人決定。

然而,有一些抗爭形式並不是如此。最典型的就是罷工。罷工,是透過勞工集體拒絕勞動,令生產或服務停頓,從而迫使僱主讓步。少數人遊行或絕食依然有一定的影響力,但少數人罷工是完全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因為少數人根本無法停止整個生產。

換句話說,參與罷工不可能是一個人的決定。大家必須要得悉大家也會一起罷工,參與才有意思,大家才會參與。集體和協調所指的就是這套邏輯。而罷課很大程度上也是服膺於此。雖然它不如罷工一般有一個絕對的指標(成功停止生產/服務),但唯有廣泛同學的罷課,才能做到宣告社會進入不正常狀態、嚴重影響學校行政的抗爭目標。因此,我們需要一個機制讓大家得悉大家是否會一起罷課。投票就是這樣集體決定的方法。

其實,有鑑於罷課需要大家齊上齊落才有效,就能理解這不應是個人自行的決定,而是必需共同決定。這樣來看,全民大會以至投票就顯得順理成章。同學也能夠在集體決定之下獲得信心。(順帶一提,在投票下,縱然你自己不太想參與罷課,也應考慮到大家的決定)

容我以一個假言的情況說明: 社會氣氛熾熱,一個系內有少數同學有心辦罷課。一開始,大部份的同學都有所憂慮,不少同學其實相當感興趣,但卻無從知道大家的心意。如果單純繼續號召,只叫有心的同學參與集會之類,那最後只會有極少數不顧一切的同學參與,而且到最後無足輕重——我們便正朝住這個方向走。

然而,如果那些少數有心的同學開始嘗試花力氣,嘗試說服那些感興趣的同學一起作大型的文宣與說服組織工作,說服大家一起罷課,慢慢就可以改變系內的風氣,到最後號召全民大會,大家一起投票決定。如果成功有百份之50,甚至百份之70的同學支持,那大家就會知道大家的心意,成功達到廣泛罷課的目的。而只要有一兩個系開始成功罷課,將心比心,這對大家都有相當的鼓舞。星星之火,便有機會蔓延到整間大學,甚至全香港去。

結語

下筆之時,罷課已經開始。筆者其實對於情況相當擔心。要知道以上所說的——集體的行動需要努力說服而不只是動員,罷工罷課需要投票通過——在國外幾近是常識。但香港並沒有這樣的傳統,這三個月的行動更令絕大部份人慣於透過網絡號召和動員。要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改變抗爭思維與習慣,進行高強度的集體抗爭,筆者便覺得一片灰暗。

如筆者所料,罷課的反應相當冷淡。第一天確是有很多人在百萬大道集會,但然而真正的戰場——各個課堂上卻是充斥著上課的學生。我甚至有聽過professor在入班房時表現驚訝,因為看到這麼多同學,並說自己沒有印這麼多notes。如以上所說,沒有說服與投票的工作,罷課的號召很快就會變得無力,大家也乾脆如常上課,只剩下少數有強烈道德感召的同學繼續在外抗爭。或許偶爾會有多人參與大型集會,但這也不是罷課了,和以往的集會毫無分別。這不就是上個月的狀態?為甚麼要辦罷課呢?

在林鄭根本不是讓步的讓步以後,運動來到一個critical的位置。我想就算是對運動沒有太大熱情的朋友也不會覺得這是甚麼讓步。但在運動進入膠著狀態時,大家覺得沒有氣力前進,沒有希望爭取更多的時候,很多人只需要這麼一個心理藉口來退卻。事實上,這就是林鄭的策略,給予你們一個垃圾的讓步,瓦解我們的意志與罷課的決心,繼而分化運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更需要顯示我們的實力。罷課就是這麼一個機會。但有機會就危險,如果罷課的風火迅速滑落,大家如常上課,運動就顯得沒有出路,士氣也會日見低落。

或許這是最有機會出現的結果,但我們這三個月以來已經打破了很多最有機會了。我們在這個運動之中急速成長——試問誰沒有在這三個月以來看過、想過、幹過以往從沒有想過的事﹖容我以最卑微而又樂觀的姿態去想,或許我們可以再踏多一步。在這樂觀與悲觀之間,我只能貫切我文中所強調的,盡力去說服大家。大家也不要覺得這是沒有可能,也不要覺得自己做不了甚麼改變大眾——只要有一兩個關注組開始成功說服系內大部份同學正式罷課,爭相彷效實在可期。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