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沒有靈魂的人

香港反送中運動從 6 月至今,市民提出了不少對政府的訴求口號,當中最為人熟悉的便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然而五大訴求並非一開始便出現。在反送中運動的初期,示威者只有提出「撤回惡法」和「林鄭下台」的要求,但在 6 月 12 日警察暴力鎮壓示威、警務處定性當天發生的反修例示威衝突為「暴動」後,便再加上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釋放義士」、「撤回暴動定性」等目標。不同版本的「五大訴求」開始在網上和示威場合流傳,直至運動進行近一個月後的 7 月1日,當天示威者成功衝擊立法會後,在會議廳宣讀《香港人抗爭宣言》,並在宣言中向政府提出新五大訴求:

一、徹底撤回修例

二、收回暴動定義

、撤銷對今為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

四、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當中刪除了「林鄭下台」的要求,並加入了「雙普選」的目標, 這版本便是現今大家最常叫喊的「五大訴求」。(當中『追究警隊濫權情況』的詮釋更拓展為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五大訴求」只有寥寥數字,其中卻有不少細節與博弈可以探討。

徹底撤回修例

撤回修例的目標可以說是整場反送中運動的初心,故在此不作多論,但之所以如此不厭其煩再三強調「撤回」二字,仍是源於特區政府不斷使用「暫緩」、「壽終正寢」等字眼去說明現時修例進程。而這兩個都不是正式的字眼,因為立法會議事規則內只有「撤回」(withdraw)一詞。政府如欲重推條例,就必須跟從正式程序重新提出。

不過即使林鄭宣佈撤回,只要政府願意,她亦可以很快地重新推出修例讓立法會審議,實際上並無大影響。既然兩者做法結果差別不大,但政府依然選擇我行我素,不願平息民憤,顯示政府不想示弱,為保持管治威信而不屈服於民意。

再者,儘管反修例依然重要,但經過 612 以後連日來的示威,都可以看出示威早已把焦點從修例轉移至警察的暴行,警察成為了示威者的主要抗議對象。時至 9 月 4 日,林鄭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卻沒有回應任何其他訴求,也再次證明由「暫緩」變成「撤回」對政府而言不是最重要。

收回暴動定義

警方在 6 月 12 日定性當天發生的反修例示威衝突為「暴動」,特區政府其後在 6 月 15 日記者會上也表示同意該說法。這激起了 200 萬市民參與 6 月 16 日遊行示威,要求政府收回對 612 和平示威的暴動定性。但實際上,即使政府或警方收回定性暴動,律政司也依然可用暴動罪檢控抗爭者,表面的說辭實在不太影響控告的罪名。儘管如此,連日示威衝突皆是由政府和警方主動挑起暴力衝突,以及警方執法時使用過分武力,最後逼使示威者用適當武力自衛,此般定性目的在於污名化示威者,使他們背負暴徒的罵名,是一種對他們的不公義。

撤銷對今為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及不秋後算帳)

6 月至今,整個反送中運動有近 1200(截稿為止)名示威者被捕,有不少人更被控暴動罪。暴動罪是相當嚴重的罪行,最高刑罰可達至入獄 10 年。即使最終不用入獄,審訊期間所面對的壓力和耗費的時間也是非同小可。而且由於是嚴重罪行,理應需要極其充足的證據舉證,顯示警方明知成功檢控示威者暴動罪的機會不大,但都控以相當嚴重的罪行,明顯是威嚇市民的舉措。

根據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教授的研究,調查顯示只有 46% 受訪者表示政府應該釋放被捕示威者,點出這看似非常重要的訴求,其實只有不足一半人支持撤銷所有控罪,顯示仍有人依然對法律 有所執著,或是不認同某些抗爭手法。我們需要團結,但也不能抵觸各人的底線。

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及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連日來警方行動之所以肆無忌憚,最大原因在於現時並沒有有效約束警權的方法。

正常投訴警察的程序是投訴人先向投訴警察課申請,然後交由監警會覆檢調查報告。但是,投訴警察課屬警隊的部門之一,因此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毫不公允,並沒有處分的權力。至於政府經常宣稱行之有效的監警會,只不過是沒有實權的 「紙老虎」。前年監警會只認可了近一成的投訴個案, 顯示監警會實在無力。

正因監察警察的制度處處存有漏洞,市民才強硬要求政府成立一個有別於監警會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整個反送中運動中的違法警員。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人選也同樣重要。雖然政府若果真的籌組委員會,都必定會安排有利警方的人選,但縱觀現時警方全無制約的情況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起碼都能令我們有一個可能追究警方濫權的機會,所以是聊勝於無。

然而,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也只是一次性措施。若未來要持續有效限制警權,我們就必需徹底改革警隊,以及重新建立一個持續性、有實權的監管機構。

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 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落實雙普選當然不能完全解決所有問題,因為即使民主制度成熟的外國,也有警權過大的情況。但是,正因本港沒有普選、人民授權,香港政府無需向市民負責,所以它比起外國政府,更肆無忌憚地漠視民意。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誠然五大訴求有其原因所在,但每個訴求也有值得思考的地方,有些訴求真的是比較難以達成,例如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明顯比撤回修例難得多,而政府也極難答應全部「五大訴求」,所以我們必須確切地思考一下當政府真的讓步,答應其中數項訴求時,我們到時又應該給予怎樣的回應呢?

政府 9 月 4 日宣佈正式撤回修例,但未答應其餘訴求,只是在重覆香港需要「和平對話」等的陳腔濫調。政府到底要做到怎樣的讓步我們才會接受呢?而我們當中有分歧時,又有誰能代表我們向政府溝通呢?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問題,不然運動就不會有終結的一天。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