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姍除線

「呢個屋企,用我哋每一個香港人嘅努力而建立⋯⋯珍惜香港,呢個家。」

以上句子出自政府八月尾推出一條名為《珍惜香港這個家》的廣告,在短短的一分鐘中出現不少市民一天的生活寫照:清晨時巴士司機上班、母親照顧小孩、茶餐廳工作的姐姐、清潔工、在街市使勁拖著貨物的工人、貨車司機只能在尾板上吃飯盒、忙得不可開交的OL一邊工作一邊食飯、在廚房工作的工人因沒有休息設施只能在路旁歇息,最後更有工作至夜深的打工仔拖著疲累腳步歸家⋯⋯以上莫名熟悉的畫面再配上尾段的旁白,頓時引來各方批評。 除了認為廣告拍攝的素材過於寫實,導致效果似是趕客多於讓人更珍惜這個家,更指政權仍然抱持著「努力便可成功」的想法是不了解民情。在不爽廣告的同時,我們也要思考——為何政府要故意挑選這些畫面來製作這條廣告?

政權的假經濟論述

廣告的誕生,相信是要呼應政府對付反對聲音的論述。一方面,林鄭曾在記者會表示要平亂以發展經濟,更說過「好多打工仔手停口停 ⋯⋯打爛了這些朋友的飯碗,受影響的將是這些基層家庭」。但另一方面,我們看到剛發表的施政報告,繼續強調房屋及土地問題是社會紛爭的源頭,並推出一系列政策來紓解民困, 如首次置業人士可申請最高的九成按揭貸款上限由 400 萬上升至 800 萬,可見政府的邏輯就是「咦?你不夠錢買樓?我借給你~」。一個如此「體察民情」的政府原來是這樣「關心」市民喔?真正能夠滅近火的政策如增加公屋供應、復建居屋等沒有實行,一直都只推出小修小補的措施向市民施捨恩惠。另外,政府經常表示要「做大個餅」,意思是指透過滴漏效應可以令社會上不同階級的人享受經濟成果。不 過,市民永遠就只能吃到餅屑,那麼餅大了, 碎屑自然也多一些。更虛偽的是,政府口中的經濟是一班既得利益者累積資本的過程,維持社會安定實際是在維護他們的利益。由此可見,政府假惺惺地關心基層,目的只有一個, 就是要拉攏無特別立場傾向或關心生計多於民主的市民,令他們對運動反感,從而使運動自然沉寂下去。當民怨得到平息,便可打壓與政府敵對的聲音。

雖然現時仍有大部分市民對政府非常不滿(根據民調特區政府的滿意淨值為負69%),並堅持政府要答應五大訴求(甚或六大訴求),而政府早已在政治、法理及民意上失去話語權,即使再推出什麼紓困措施或政策,市民都不為所動。縱使徒勞無功,政府為何仍要在經濟方面大造文章?而且要反駁政府的「假經濟論述」並不困難,只要指出政府口中的「經濟」實質上只是商界及一眾達官貴人的利益。那些顯示「香港經濟增長」的數字代表的只是你和我在這座城市中被壓迫及剝削的證據,而非政權經常吹棒的「努力」。再者,難道回到2019 年6月前的香港就是正常?當政府連「平亂就是要發展經濟」及「發展經濟如何改善民生」都不能解釋時,為何這套假的「經濟論述」仍未被人破解?理由就是:我們並沒有一套整全的 經濟論述去回應政府的那套,因此政府可以繼續以謊言掩飾維護財閥的利益,並以抗爭導致經濟下滑的論述攻擊運動,從而削弱我們的力量。

問題來了,為何我們沒有嘗試在經濟領域搶奪陣地,反而任由受盡壓迫的基層相信政府的「 經濟民生」論述?

民生——We don’t do that here?

在了解大家為何對政府的假經濟論述無動於衷前,要先明白為何這場運動中沒有經濟的元素。不將其他社會問題帶入是次運動的討論範圍的原因有二。首先,我們要求「政治問題, 政治解決」,認為只要香港有民主,萬事都能解決。固然林鄭現時公佈的所謂紓困政策完全無法平息民怨,但一味要求政府作出政策改革又是否能解決所有問題(這裡已不談是否可行了喔)?抱持著「民主萬能論」的人恐怕對政 治的理解過分狹窄,認為只有議會選舉及政制改革才屬於政治的範圍。另外,假使現在有一 個真雙普選,但政府及社會的架構沒有任何轉變,最根深蒂固的問題如地產霸權、官商鄉黑等不能透過政權的更替得到解決,換上的政府班子可能較有代表性及(或許)可以問責的政府,不過單靠改變選舉方法,卻不理解問題根源,大家口中的深層次問題始終仍然存在。簡單來說,就是未能完全砍掉重練。

另一個理由是為了保持運動的純潔性。有不少人將抗爭簡單歸納成「香港人受中共壓迫良久終於從沉睡中覺醒並為了民主與自由而革命」,並認為一旦政治風波摻入經濟問題, 或因為政府的政策而妥協,就會給予其他市民「示威者很市儈」的觀感:「唉班後生咪又係為左錢~┐( ́ д ` )┌」,便會玷污運動高尚的初衷。再者,現在退讓便在某程度上認同政府的邏輯——經濟論述可解決政治問題。 這或許會開了一個壞先例,令政府日後或許會用相同方法迴避問題。在討論如何將抗爭包裝 成爭取普世價值的運動前,或許我們要問一條最基本的問題,其實大家口中的民主自由是什麼?⋯⋯⋯⋯。沒聽過?正因為大家都將焦點放在價值上,沒有考慮實質如何向其他人表達、實踐甚或落實推行。

事實上,如今走上街頭的原因很多,為了有物質基礎的民主而抗爭並不是一件羞恥的事。因為爭取民主是為了所有人的幸福,是眾人之事。民生問題不能避免,尤其是那些運動參與者最不齒、不論如何都不肯罷工的人。然而,道德感召不能減輕基層沉重的經濟負擔,更將他們完全排除在外。現時將民生抽離運動的後果,就是無條件地追逐著一些虛無的價值。當我們繼續叫喊著「前線幫你擋子彈,點解你唔 可以罷一日」,便無法嘗試代入他們的身位, 去理解民主政制對個人的好處。現時有部分市民不明白我們在爭取什麼,然後只看到一些無緣無故裝修或私了的畫面。當前線遇到以上情況,他們會要求大量文宣制作來充實行動正當性的論述。那麼為何我們不能進入那些教育水平不高或已花費大量時間心力工作的市民的生活,了解市民的背景及成長環境,進行針對性的說服,將日常生活需面對的困難與爭取目標連結?縱使要用不少時間,但這樣才能有效與他們交流及遊說。

民主與民生

運動除了一直以民主自由來遊說其他人加入, 便是依賴警察或政府作出無理的事情後,以道德感召大眾進行集會遊行堵路裝修私了。若只有道德理由支撐這場運動,長遠下去,恐怕無法爭取更多人加入反抗陣營,運動能否持續下去亦成問題。民主不能當飯食,要吸納更多人參與運動,與其只用「前線為你擋子彈」,不如嘗試連結民主與民生。在宣傳片推出不久後網上已出現改圖,用作呼籲遊行的文宣。但礙於文宣的特質,只能以寥寥數字點出抗爭與加班、百物騰貴及剝削有關,未能作詳細解釋。不過,只要依循這方向,多加思考及向別人解釋他們之間的關係,便可證明民主政制有助基層改善生活。然後,我們可以著手規劃民主社會的藍圖。在取得勝利後才思考未來未免太遲,而其實不少人已會 FF 光復後的香港社會如何運作或自己如何過一個理想的生活。只要將這些想法整合為完整的藍圖,加以描繪解決社會問題的出路,相信可以吸引更多人加入抗爭的陣營。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奪回經濟論述的主導權,不要白白將彈藥送給政權。首先要糾正政府一直強調的「獅子山精神」所謂何事,再指出我們的論述:社會現時面對大量民生問題,但討論的時候,無須故意與爭取民主政制分隔。只要好好使用民主與民生這套論述,香港便不會悲哀得只剩下勞動及剝削的畫面值得我們「珍惜」。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