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丫島故事》(Lamma Story)
作者:鄭敏華、周穎欣
SEE Network Limited
2008年9月

 

文:翼

 

兩年前暑假,百無聊賴,翻著地圖找自己未曾到過的地方。由於太多,加上自己又是方向盲,於是不特意去挑難找路的,翻了一回就決定到南丫島郊遊。出發之前對這小島全不了解,充滿「異國風情」的形容聽得太多,以為島上定必有大量外國人。誰知我繞了大半個島,由索罟灣繞到模達灣、東澳,再到蘆鬚城時,一路走來,別說外國人,連人影都看不到一個。沿途有一大堆空置的古舊小屋,外牆長滿青藤,在密林遮蔽下氣氛詭異。一些村落有人居住的痕跡,但就是看不到人,走到榕樹灣一帶,才找著人和一些海鮮酒家。南丫島予我荒蕪古城的印象可謂相當深刻。

當然,人煙稀少跟我挑了一三十七度高溫加上空氣污染極嚴重的日子來郊遊絕對有關,但島上荒廢的情況卻令人費解——南丫島作為在香港無人不知的度假地方,加上香港政府寸土必爭的發展思維,小島何以荒涼至此?

兩年後由SEE Network出版的《南丫島故事》解答了這個疑問。這本小書內有不少歷史資料,追溯南丫島今貌的源由,多由當時的政府政策如何對發展改變或規限入手。例如住民由初時主要是捕漁為生轉變到搭建漁排,經歷南丫島漁業最興盛時期,又因政府發牌及從內地大量入口魚獲而衰落。而農業則因六十年代的旱災使其無法順利發展,加上無法抵禦從內地入口的廉價蔬菜的競爭,農民不得不放棄農地或轉營作主題農場。在工業方面,作者又翻查政府舊檔,找出南丫島無以發展工業的原因乃政府希望將小島劃為旅遊地區。除了硬資料,作者也找來數住南丫島的原住民或定居島上多年的外籍人士作小小的口述歷史,嘗試為這硬崩崩的地方研究報告注入生氣。

作者在首頁開宗明義地說明著書動機為加入近年文化、社區保育的爭論,用南丫島作例去說明「無發展就是保育」並不恰當。作為一本研究一個地方的入門小書,《南》恰如其份,內容資源都相當全面。然而,這書在指向一個政府對南丫島資源投放不足,使其成了一個被遺忘的小島的結論時,只是不斷強調「多元的生活及市場發展模式」、「人與環境共生」的大方向,卻沒有針對居民的意願去討論他們需要怎樣的土地發展,又略嫌盲目地贊同在島上任何的發展機會(說到支持「綠色旅遊業」,卻對在島上無法發展大型工業暗表可惜,無視兩者的對立),難以使讀者如作者所願,「對發展與保育共存這籠統方向有更豐富和具體的想像」。

無獨有偶,在《南》出版前大半年,政府就注意到這個「被遺忘了的小島」,回應了作者對「放任」、「無發展」的保育方法的批評,開展了南丫島的發展大計。面對周邊的激烈競爭,港府與會展業界早前組成跨界別督導委員會,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馬時亨認為,為了抵禦澳門、上海等地會展業的激烈競爭,必須增加大型主題度假酒店,方便商務客在同一場地開會和消閒,於是計劃於南丫島興建一大型六星級地中海式主題度假酒店,以吸引內地「豪客」到港消費。他預期,明年中完成收地工作,年底通過城規會,零九年就可以動工。在這鴻圖大計裡頭,只有經濟競爭的考慮,協助島民發展能自足的地區經濟、保護嚴重失修的歷史古蹟這些更急切的需求完全不落入政府的視線,而南丫島這具地方特色的小島在這種發展思維下,很可能將由被遺忘變成被侵略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