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長:84分鐘
導演: 程孝澤
演員: 柯佳嬿、張榕容、范植偉等

文:木木木

全片以順序夾插序手法講故事,插序片段清晰易懂,然而將柔軟場面鋒利切割,質感猶像片中的日本老歌一樣保持跳線:疾住道氣。看畢,「腦袋」先故作批判地喪踩一個個從銀幕跑到觀眾眼前的「刻板」、「商業符號」、「人體物化」。「心靈」則滿足於「情竇初開,青溼時代」的美麗再現,「啊,好窩心!」兒時回憶都跑成河流,成年人硬梆梆的勢利眼光一下子張不出利刀。對,兒時。當下「十八歲學生妹」的意涵好像與片中的雙妹南轅北轍。只能太主觀但不孤獨地說:《渺渺》「搞錯」了孖妹的年幾,主角介乎九至十二歲會較為「正確」。

♀♀/♀♂/♂♂?放心,梗有一款岩你

你以為它是女同片頂多是直女雙性情緣片?當性/別意識上刻意敏感,片中情愛橋段作了三線發展:女女/女男/男男──殺晒三種「最主流」的愛戀關係模式!結果還是打包成「純愛女同」過埠:哄哄恨睇女同恨到發燒的你我佢;哄哄覺得女女攬攬順眼,而男男親親變態的你我佢。

制服 嫩口 女同志 ; 緊身 肌肉 男同志

經過《渺》後,我們進一步確認美好的同志形象。從主要男角的貼身潮服配黝黑肌肉行行企企,到雙妹緊身恤衫迷你校裙周街跑。宣傳攻勢所強調的「唯(獨某一種美才是)美」,不對愛情說,只對身體說。刺眼刻板形象重重分散情感投資者的注意力──你嘗試感受豐富複雜的愛慾態度,同時逼自己完全忽略「哇索到無倫囉,哇如果我條女都咁索就無死」的「本能反應」。Double Bind的接收最終思緒分裂,可能不是一無所獲,咁先大鑊。

范植偉 直不來

范植偉繼續大步邁向台灣男同志Icon寶座,在此先替其錢途欣喜。片中陽剛而憂鬱的陳飛最終勇於面對自己與男人愛得深刻,再真誠替他拍一個政治正確的掌。可是戴上大耳機就全場裝作抽離紅塵的癡態,還是欠力度地使人毛管恫。憂鬱范的功能在戲內還是戲外,讓人不禁瞎猜。

激播Hotcha 詩意切換成一副牙

當小璦(張榕容)「純愛」得轟烈,於姊妹淘K聚中專注向渺渺亂舞地唱《旅行的意義》,愛情之失落如櫻般盪漾於空氣之中(不准笑)。驀地,Hotcha 版本的《旅》爆出,聲量與吐字完美行刺投奔於銀幕光影中的多少心靈──扮可愛的商業片頓時醜惡現身一分幾鐘!一個OST前哨對觀眾造成的打擊:前排有婦人迅雷掩耳狂揈頭,而近座少女即鬧:█(溫馨提示:漂亮少女無權講粗口)!咩mood都無晒!無啦啦播Hotcha,即刻諗
起爆牙……

愛戀求生術

同樣是苦戀指數極高的同性愛傾向少年,一個開口示愛(愛上陳飛的小貝),結果死得很慘(求愛不遂後炒車慘死);一個忍屎忍尿忍成遲來的不被聽見的示愛(完全分別後才怒叫「我真的好喜歡你」),結果尋獲慈父之愛為歸宿。永遠在一起的幸運兒包括:王子+公主;朋友。唯美。童話。生存之道。

夏日 雙妹 畸緣 各懷心事

同樣時節,同樣配搭一個半個型男,Emily Blunt擔正的《MySummer of Love》展出青春的邪惡與靈慾的衝突;「大桂綸美」(既然柯佳嬿刻意被安排咽下「小桂綸美」的尊稱)的《藍色大門》描繪平凡女同刺激而平凡的生命小闖關; 而《渺渺》則告訴我們──「?」(可能是「法-日-台關係友好,互動頻繁」)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