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武

偉信和甄子丹這對組合在《殺破狼》後,為沉寂(或說淪陷)已久的港產動作片帶來了一些新衝擊,但之後的《龍虎門》玩味太重;《導火線》甄的私慾過剩後,新作《》嬴盡了口碑,卻似乎輸了前作獨有的港片風格,無端白事愛國,作為京奧餘波後一套為人發洩情緒的勵志電影。

佛山是一個武術之鄉,周街都係武館,人人都為這而自豪,而「詠春.」是當中最好打的。從頭至尾都是性格巨星,他有錢、有大屋、有美滿家庭,生活寫意,所以從不受徒。或者甄在《畫皮》之後學會收歛了少許,那些唯我獨?得令人作嘔的close up,「型」得黎疑似便秘的「靚」樣係少了小小。如果說《CJ7》中,周星馳減少了幕前的演出是對電影創作上有了另一種追求的話,那《》片中的甄就是對演技上有了一點自覺。無奈的是可以看得出,「一代宗師」的型像在甄的心目中,其實都離不開亭胸、收腹、「拮」籮加長掛的「黃飛鴻」款式。

》和傳統的動作片格式最不同的地方是主角未嘗一敗、從不練工,在整套電影內他都是最強者,沒有實力相近的對手、沒有什麼英雄難過美人關。「力王」樊少皇是武功高強的外省魯粗,一來到佛山就橫掃各大小武館,得知是佛山最強,走到上門搞事,兩下被KO。在電影的最尾,為了逃離日軍的追捕,要和家人一起逃離佛山。但為了要救朋友,佢一個人回到日軍那裡,和日本將軍三浦決鬥。三浦又係兩三下手腳就被了結。由頭到尾都是「無敵」。的確,從不收徒到收徒;由事不關己、息事寧人到主動單挑日本軍官;愛老婆到愛國家,都是由一介武夫成為一代宗師的過程。但對於觀眾來說,看到的其實是沙塵二世祖,ok容易地就成為了大英雄。導演可能沒留意到,一個由頭到腳什麼都不缺、打遍天下無手的人,鐘意講乜就講乜,其實都幾合理。三浦佢叫咩名,佢可以當住人面前話「我只係一個普通的中國人」而唔駛死只係蝦人唔識聽。最尾打贏?個日本軍官,但係中槍唔死得,全靠林家棟幫佢,又係死好彩。

對於「甄」處理的動作場面一點則疑也沒有,只怕太膩太多。可能是甄說過「只有用肉體來挑戰極限的片段,才能激動人心。」也是我唯一精神上能夠認同的地方。但在這個其實什麼都可以用電腦CG來代替的世代,仍能夠把持住這種思想的甄子丹來說,要為港產動作片殺出「新」血路,其實唔係咁易。

講到尾都我都係鐘意《功夫》。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