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文:馮綺衡

反修例運動已經持續一年,近幾個月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減退了香港人上街遊行的意欲。雖然網上定期發起不同行動,但是參與人數遠不及肺炎爆發前多。從上街遊行的人數而言,抗爭的熱潮似乎被逼逐漸退減。香港人除了支持黃色經濟圈,讓抗爭融入生活外,筆者認為音樂對於保持社會運動的熱度是十分重要,其歌詞能時刻提醒香港人抗爭還未結束,記載香港人由去年初夏抗爭至今的經過,從而喚起我們繼續抗爭的動力。所以,筆者邀請了《願榮光歸香港》(下稱《願榮光》)及《和你飛》的創作者接受訪問,談談音樂與社會運動的關係。

音樂 v.s. 其他媒介

社會上不同媒介都記載了反修例運動的畫面,分別有音樂、平面文宣、記錄片等等。正如《和你飛》的其中一個創作者 K 認為「每一種媒介都有佢自己嘅用處,冇話邊一種比邊一種強。」不同的媒介確實有各自的用處:音樂當中的旋律和編曲承載著社運參與者的情緒;文宣以口號和圖片精簡地帶出抗爭者對當權者的不滿;紀錄片詳細地記錄社運的一點一滴和不同人物對社運的看法,在放映會播放時更能聚集一群人一起細味有關社運的短片並思考現況。另一邊廂,《願榮光》的創作者 T 則認為音樂比文字、口號、圖片更有感染力。

「如果有一首歌係大家都識唱,會係最強大嘅 文宣同振奮士氣嘅工具。」

他以電影畫面比喻社會運動,電影中的人物對白彷似聲嘶力竭的口號,加上背景音樂就是有關社運的歌曲。電影對白外加上有旋律調性的音樂,能渲染環境氣氛,令觀眾更加投入電影中的情緒,就如在現實中,遊行人士更加投入這場抗爭運動。

音樂對反修例運動的貢獻

雖然兩首歌的創作者都是以反修例運動為題材,但是他們的創作原因卻截然不同。T 在反修例遊行後覺得有逼切性寫一首可以團結人心的歌,其中最重要的元素是旋律。《願榮光》的旋律是一氣呵成、簡潔、有張力的,並參考美俄國歌的節奏感和美國的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共和國戰歌》用歌詞描繪當時抗爭畫面的手法。音樂風格明顯比其他有關反修例歌目更具有抗爭味道。被問到音樂對於社會運動有甚麼貢獻時,他答道:「透過大家集體去唱一首歌,除了可以在精神上互相支持、團結人心,對香港今次嚟講仲係一次重新建構身份認同。可能一部分人以前會用血統論認為自己係中國人,但經過一連串政治事件之後會重新思考,到底血統論重要,定係個人價值觀去選擇身份比較恰當。」除此以外,T 認為對於在國際政治上擁有較少籌碼的香港而言,《願榮光》在 Youtube 被翻譯多國語言能讓更多外國人知道和了解反修例運動,從而向他們的政府施壓。外國政治人物故此多參與香港事務,並增加港府甚至中共的壓力。

相反,K 沒有強調創作的逼切性,他只是希望用音樂和影像作為反修例的記錄,把遊行的情緒氣氛和對未來的感覺放進音樂裏,「情緒是在黑暗中仍有的一點希望。」《和你飛》的創作者們去年接受《明周文化》訪問,解釋寫抒情歌的原因是因為充滿希望的歌並不符合現實。所以歌曲開首帶有灰沉無助的感覺,後來再激昂起來。就像香港人一樣,即使帶着滿滿無力感,依然堅持抵抗[1],這就如 K 接受筆者訪問時描述《和你飛》的旋律是令人心痛、消極抵抗、有希望的。被問到音樂對社會運動有甚麽貢獻時,他答道:「冇乜貢獻,只是希望大家喺累嘅時候有一點安慰就好了。」

坦白說,筆者知悉這句答案時有點震驚,因為筆者認為每一首支持反修例運動而創作的歌曲都有它的價值。縱使《和你飛》等抒情歌不及《願榮光》等類似軍歌風格的音樂強調香港人面對不公義仍要站出來的倔強,正如 K 也不太希望把《和你飛》歸類為抗爭歌曲,但是抒情歌的特色就是用音樂打動人心,即使香港人面對扭曲的政權而感到心累、失望、甚到絕望,透過音樂回憶曾經為反修例付出的一點一滴,仍能安慰彼此繼續抵抗下去,也是對這場運動的一份貢獻。

音樂如何保持反修例運動的熱度

創作有關反修例的歌曲能記錄抗爭人士表達訴求激烈的情緒,亦能記錄運動期間遇到的種種不公;而「和你 Sing」唱歌、黃店播歌、聽歌都能時刻提醒香港人上街遊行的初衷,從而號召更多人繼續堅持遊行,所以 T 認為這「都算係保持熱度嘅方法」。此外,網上有很多翻唱或改篇《願榮光》歌詞的版本,這除了為香港人提供多幾個角度了解反修例,亦變相有助宣傳原創歌曲,令更多人接觸這場社會運動。雖然 T 表示如其他人未經允許就把《願榮光》作商業用途,會感到不尊重,但亦表示「大家出發點係透過歌曲表達對民主嘅嚮往,所以都會諒解。」另一邊廂,K 較少介意有關版權的問題。「首先我只能夠代表《和你飛》呢一首歌回答。我哋選用匿名方式發表,就係希望不分你我,各自努力。大家喺自己嘅崗位盡一分力就好,所以比起版權,更希望大家可以從呢首歌得到一啲力量。」

除了《願榮光》及《和你飛》之外,網上還流傳不少有關反修例的歌曲:有的是重新填寫外國抗爭歌曲的粵語歌詞(如改編自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的《百 萬遊行共挽手》);有的是原創小眾饒舌音樂(如阿李的《自由》);有的是為流行音樂加上有關反修例的新詮釋(如改編自 Speechless 的《虛作無聲》),可見香港不少有心人嘗試透過音樂記錄這場令人難以忘記的社會運動。他們創作背後有着千千萬萬種理由:有的人為了單純記錄;有的人為了宣洩情緒;有的人為了團結人心;有的人為了寄語希望,但音樂的共通點都是記載了創作者當刻對反修例的感情,即使語言不同,甚至沒有歌詞,聽歌者都能透過音樂的旋律感受當中的情緒。音樂雖然不及口號簡潔地點出抗爭者的訴求,但卻能從情感上令抱着同一價值觀的人產生共鳴,從而連結同路人,更加賣力爭取屬於香港人的訴求。

註:
[1] 梁文賢,明周文化,「【音樂抗爭】拒奪社運光環《和你飛》創作人以『香港人』自居譜曲」2019年10月2日。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