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文:TF

雖然經常被叫做「學生會」,但其實真名係幹事會(或稱為中大學生會幹事會)。今年嘅幹事會選舉,因為參選內閣中有成員嘅提名表格出錯,導致內閣亦被取消資格(中大學生報 2020 年四月號亦有撰寫相關文章),而早前嘅補選中,亦未有收到提名名單,所以到依家都係由臨政處理事務。筆者邀請到區倬僖臨政主席以及蘇浚鋒臨政總務進行訪問,兩位亦分別為第 48 屆和第 49 屆幹事會主席,以介紹幹事會的工作和理念。

你哋覺得幹事會係咩?

區:我會認為分開個人同公眾兩個層面。以自己經驗嚟講,係一個幾有趣嘅地方,有趣在於你明明只係一個普通嘅大學生、一個「靚」仔,但幹事會已經係一個平台,去迫使你要去處理好多本來唔係你呢個年紀應該去處理嘅事。無論係對於一個人嘅成長,定話係攞經驗,都會係一個好犀利嘅地方。而在於公眾層面,尤其現時香港社會不斷咁惡化,幹事會呢個角色,對於香港成個公民社會有一個好重要嘅象徵意義,因為佢會係代表我哋一個僅存嘅自由,同學可以喺大學選出你嘅代表,而佢哋真係會幫同學去講嘢、發聲。

蘇:其實好多時一啲好行嘅嘢都係真嘅,啫係對外係代表同學,發表下啲政見;對內就幫同學,同校方爭取。而呢個地方真係會迫人成長嘅,可能外面啲人睇會覺得好神奇,但其實做落咪又係咁。我會話係有啲似區議員咁囉,要處理下自己嗰區啲嘢,好似蚊患、校巴咁;又要講下啲政見嘅嘢,只不過係區議員係一個人,而我哋係一支莊咁,做起嘢上嚟可能冇咁沉悶,有時又可以推啲嘢畀莊員做(笑)。

上莊嘅時候算係學運/社運低潮,但嚟緊會比較高漲,對於幹事會的事務、方針有何改變?

蘇:上年 3 月上莊嘅時候,相對係一個社運低潮嚟,咁可能幹事會就係一個領導嘅角色,要自己主動去做啲嘢,好似係派傳單咁,希望多啲人去關心,甚至宣傳一啲本土嘅思想。而個轉變都多嘅,因為社會嘅事件,好多人都會關注多咗,係呢個時候,幹事會就要自己搵下自己嘅空間,自己嘅角色究竟係咩,譬如冇人攪物資就去做;有人做嘅時候咪可能去做下國際嘅嘢,開返學之後咪又攪下校內嘅抗爭意識,其實都係咁。

幹事會喺依家社會有咩優勢同限制?

蘇:中大幹事會唔係一個獨立嘅社團,所以佢摺唔埋,呢個係優勢(笑)。

區:幹事會畢竟係一班已經公開哂真實姓名同身份嘅一班人,唔可以期望佢哋可以做到好多嘢,因為會好易畀人查到。唔同街外一啲普遍組織,佢地嘅成員會係匿名嘅話,就可以做更多嘢。但相對地,幹事都係大學生,而大學生永遠都係比成年人、在職人士,有更大嘅自由、時間同空間去做自己想做嘅嘢。係大學呢個期間,你會有好多支持,無論係學校、學生會都有好多資源去 Support 你去做想做嘅嘢,譬如攪下莊、印下單張,又或者好似佢(蘇浚鋒)之前去攪下國際嘅事,你講嘅嘢會有更多人聽,亦會更容易去搵到唔同人幫手。

蘇:優勢會係你有個光環,比大學生呢個光環更加有光環,更加容易影響其他人。加上老一輩會比較關心大學生點睇,無論係支持定反對大學生,香港係政治上就好似有一種孌童癖咁,因為會覺得佢哋係未來社會棟樑。但同時呢一種優勢都係限制,要運用得好小心,用得多咗就可能變大台,用柒咗就變千古罪人咁。而個平衡就可能係,件事與同學多啲關係嘅時候燒勁啲,好似罷課、係校園嘅衝突咁;但如果係罷工、街外嘅行動呢啲,咪冇呢個資格去亂咁代表人講嘢,唔可以燒你個光環。但好多時都要 Case by case 嘅,亦好靠當時幹事會嘅政治智慧。

國安法對幹事會有咩影響?

蘇:咁做嘢嘅時候會計下成本效益嘅,你講咗嗰樣嘢係咪特別著數,又或者係咪有咁嘅必要,要自己諗下再決定。同埋始終係一支莊,都要睇埋莊員嘅睇法、顧慮嗰啲嘢。

區:唔玩㗎喇,唔玩㗎喇,做埋呢個訪問我唔講嘢㗎喇(笑)。咁當你孭住幹事會呢個名出去嘅時候,你就唔再只係代表緊你自己,而係代表緊你成支莊,甚至係代表緊成個中大嘅同學。咁呢個時候你做嘅每一樣嘢,每一個決定,個代價就唔一定只係自己受,而可能係你嘅莊員都要受,甚至係其他嘅同學,校方人員去受,咁一定係會有顧慮。

幹事會與同學距離係咪好疏遠?

區:我嗰屆經驗令我覺得會係同書院聯邦制、學生會架構有關。中大有書院制,好多貼身照顧同學嘅事,好似住宿、康樂活動呢啲都係由書院學生會去負責多啲。咁對一般同學而言,中大學生會或者中央組織個距離感就會隔咗一層。

蘇:其實中央組織唔係一啲有能力嘅人去做,只要你有心去做都可以去做,而你做完之後會比其他人多咗一啲獨特嘅經驗。而我嗰一屆嘅經驗就唔同啲,開學之後會同好多關注組嘅人接觸,亦有同書院學生會攪咗個罷課集會,雖然係好難接觸哂全部嘅同學,但比往年會有所進步。加上形勢所迫,只係得幹事會嘅人都唔會做到好多嘢,所以都會去搵唔同人幫手,接觸嘅人都會多咗。

點樣令到同學更關心校園事務?

蘇:校政等等嘅事,幹事會都有責任去同同學講,諮詢佢哋意見,但都會有優次之分,因為社會嘅事冇辦法唔係排優先,其次可能係學校入面點去回應社會嘅政策,例如保安、被捕支援、心理支援,再之後可能先係外判清潔工等等嘅事。

區:過去一年嘅經驗,令我哋知道其實學生組織之間,互動同交流係非常之重要,佢代表到學生動員嘅能力,或者佢哋之間嘅支援、資訊嘅流動。尤其依家喺香港,我哋受到越嚟越大嘅壓迫,好多空間都未必可以畀我哋發聲嘅時候,我哋未來要著重嘅工作就係諗辦法,點樣去鞏固唔同學生組織嘅關係,包括中央組織之間、中央組織與其他學生組織之間,甚至唔同院校之間,令同學入到嚟個感覺唔係咁鬆散,咁各自為政,而係可以一個更加龐大,更加有活力嘅網絡入面去生活。

有咩想同 Freshman 講?

蘇:咁大家過去一年經歷咗好多挑戰,過去一年辛苦啦,難得入到嚟大學,希望大家可以拋開一啲世俗嘅壓力,好好去嘗試自己未嘗試過嘅嘢,去做自己認為正確嘅事。

區:大學理應係一個好自由、好開心嘅地方,但係好不幸你哋生於呢個時代之中,你哋冇辦法享受到一個自由嘅學習同生活氣氛,但都希望大家唔好放棄,我哋繼續努力!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