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你曾經在過馬路的時候衝紅燈嗎?你曾經在公共地方亂拋垃圾嗎?相對於偷竊、行劫、甚至謀殺等嚴重的刑事罪案,日常生活中似乎容易出現這些無關痛癢的過錯。但是,你能否想像在未來的某一日,親手推一個活生生的陌生人下樓嗎?英國一套實況節目《逼迫》(Derren Brown: The Push)記錄了有關社會順從性的實驗,節目尾聲還展示三個實驗對象「成功」把百萬富翁從高處推下樓的片段,當然「受害者」只是節目安排的演員。


甚麼是社會順從性?簡括而言,社會順從性代表即使個人內心不樂意,亦會依照另一個人的要求和期待,而改變行為的傾向。節目內一名咖啡店裡的員工,突然收到匿名電話,對方聲稱他是當地的警察,告訴你在店內那個推着嬰兒車的女子是一名人販子。結果店員沒有核實對方的身份就依照指示,立刻把嬰兒車推出店外,甚至連車內的「嬰兒」是一件像真度極高的仿真品也沒有發現。起初,我不認為這個例子與社會順從性有太大關係,抑或不認為咖啡店內的員工推走嬰兒車是完全因為社會順從性,可能他只是保護嬰兒心切,未必僅僅單純服從所謂「警察」的指示。但是,節目的第三個實驗徹底推翻了我低估社會順從性的態度。那麼,社會順從性會推動人們做出多大程度可怕的行為呢?

為了增加第三個實驗結果成功(實驗對象親手「謀殺」百萬富翁)的機會,Derren Brown 特意安排第二個實驗用作篩選合適的實驗對象——社會順從性甚高的人。接著請來一名演員擔任慈善機構主任的角色,並於一個月前開始接觸被選中的實驗對象提出合作機會,並邀請實驗對象出席下個月的慈善拍賣會,以認識機構董事及商討未來共建學校的計劃。這幾次見面除了有助「主任」和實驗對象建立友好關係,更重要是為了塑造「主任」位高權重的形象,令實驗對象在慈善拍賣會中更加傾向順從「主任」的要求。

鏡頭一轉,轉到慈善拍賣會的當晚,在場超過 50 名演員分別扮演慈善機構的董事和社會名流,以及最重要的「受害者」——不但是捐贈拍賣品的富翁,更是未來興建學校的投資人。在拍賣會正式開始之前,「主任」和實驗對象在後台見面,職員進來通知已訂購的素肉卷未能準時送到,「主任」即時要求實驗對象把「素食」標籤牌插入雞肉卷內,他沒有半點猶疑就依照指示了。不久,富翁到達後台與他們會面,「主任」又吩咐實驗對象幫忙提行李,會合機構董事一起到天台視察即將興建學校的選址。

實驗對象被設計需要順從不同程度的要求,以達致他最終順從謀殺他人的命令。這種社會心理現象就是「登門檻效應」,是一種通過先提出一個簡單的小請求來說服被勸說者同意一個較大請求的勸說方法[1]。說白了,就是我們日常所說的「得寸進尺」。譬如你在路上遇到一名保險推銷員,他跟你說:「先生/小姐,方便耽誤你一分鐘的時間嗎?」倘若你答應了這個要求,伸手接過宣傳單張,聽著他說「人生無常,正所謂意外乃是意料之外⋯⋯理應及時規劃投資,保障自己和家人⋯⋯」等說話。當你正在思考購買甚麼保險計劃,倏忽回想原本你只打算用一分鐘打發那個熱情的保險推銷員。

以上例子的最壞情況就是買了幾份高額的保險計劃而已,但是節目中的實驗對象所經歷的只會在劇集或實況節目才會出現。視察選址後,富翁疑似心臟病發作而昏迷不醒。正當實驗對象想打電話叫救護車,因為「主任」不希望慈善拍賣會有任何差池,所以要求實驗對象和自己先把屍體搬入後台的木箱內,等到完結後才通知其他人。結果,實驗對象經過一番猶疑後,便乖乖地順從「主任」的指示。

一會兒後,拍賣會隨即開始,大會司儀按設定誤會了實驗對象為那名富翁,邀請他到台上致辭。「主任」誠懇地向實驗對象說:「這個慈善拍賣會必須繼續,才能籌錢興建學校令更多孩子受惠,他們的將來就把握在你手中。」與此同時,在場上的每一個人都不約而同地向實驗對象投來期待的眼神,再加上「主任」的推波助瀾,實驗對象勉為其難冒充富翁上台致辭。

此後,「主任」提議把屍體搬到樓梯間,假裝富翁心臟病發失足墜樓的意外。其後,他們得知富翁患了某種罕見病,忘記吃藥後才會出現假死的狀態。正當他們等人打算到樓梯間尋找富翁,只聽見富翁憤怒的聲音從天台傳出,他責罵實驗對象不但見死不救,還冒充自己,揚言向實驗對象和慈善機構索取賠償。董事們苦惱着成千上萬的賠償金,以及興建學校的計劃將被逼擱置,強調實驗對象剛剛冒充身份已經要判監,游說實驗對象推富翁下樓,最後有三個實驗對象(合共四個)都選擇服從指示。


節目主持 Derren Brown 在結尾提出:

「這是社會順從性的一個極端例子。因為別人說這樣是對的,所以就遵從命令、做某些不論對錯的事。權威可以來自個人,或是志同道合的一群人,或是一種意識形態。它可以被用來維護公共秩序,但也可以推動人們做出可怕的行為。」

這個實驗可能過於精心設計,現實生活中未必有如此周詳而極端的例子,但這正正就是筆者想帶出的觀點——假如有一日某個有權力又有錢的惡勢力組織,策劃了一場社會順從「實驗」,人人都有機會成為他人的殺人工具,豈不是很危險嗎?可能現在你十分堅信自己不會受到任何外界的影響而做違法的事,那你有想過日常生活中都有大大小小的例子與社會順從有關呢?


參照以上的實況節目,當實驗對象被強調自己掌握孩子的讀書機會,再加上總總壓力,他很容易順從「主任」的期望。其實,社會從來沒有明文規定一定要幫助老幼婦孺,但我們總是習慣把社會責任和無助者掛鉤。這有可能因為我們父母從小就以身作則讓座給有需要人士、教育電視中教導小朋友扶老人家過馬路,甚至電視及路過的廣告牌上「只需要每個星期$10,就能拯救非洲一個小孩」,漸漸,「幫助無助者」成為社會責任的規範。經過教育的小孩逐漸對無助者產生同情憐憫之心,再加上理性地分析無助者理應得到他人額外的幫助,從而主動幫助社會有需要人士。久而久之,假如你是一個四肢健全的年輕人,前面站着滄桑的老伯伯,可能你打從心底裡認為他應該需要一個座位,否則他不幸跌倒就後果不堪;你亦可能未必主動讓座,但總會有點社會壓力驅使你站起來,否則前陣子就不會掀起有關「關愛座」的爭議。

以上社會順從的例子可能有效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互助精神,但亦有些情況下並不是一件好事。先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當小學生上課時留意到黑板上的算式有錯誤,如果他選擇不糾正老師,大致上有兩個原因:他認為老師是學校的權威,所以不敢向老師表達其他意見;又或是他看到其他學生都留意到卻沒有任何反應,所以決定順從班內的主流行為,不告訴老師。如果沒有人糾正老師,最後真正不懂得解這條數的學生就會學習錯誤的知識。又例如社會中傳統的性別規範,男性被期望為「較剛強、可保護其他人」,而女性被期望為「較軟弱、需要被保護」。俗語有云:「男兒流血不流淚」,暗示傳統大男人思想以流淚為恥。倘若男性需要透過表現軟弱而抒發情緒,但因過於順從社會對自己生理性別的期望而抑壓自己,這不但是壓力的來源,表現過度剛強還會影響他們待人接物態度。

上述的不同例子,單純地點出日常生活中社會順從充斥著你和我的生活。有些時候社會服從能增加人們遵守社會所期望的規矩和行為,變相有助維持社會秩序,但是過度的社會順從除了令人們失去自主性,極端而言還會驅使人做出不合法而且不道德的事。生活中社會順從的例子多不勝數,而這多會潛移默化正面或負面影響人的生活習慣,所以我們不能完全避免社會順從,取而代之我們可多理性思考自己看似平常的行為是否因社會順從性所致,假如為個人、身邊的人、甚至社會帶來負面影響,就要主動管束自己的行為。如此看來,當政府大力勸告市民接種疫苗以預防肺炎,我們應首先理性地反覆思考其利弊,再下決定。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