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placeholder

碼頭工人罷工號外——–《罷工迷思之Q&A》

文:Tony、Tommy Q:啲工人都係想攞著數之嘛,日薪千二,又加咗你5%,仲唔夠? A:日薪係就係千二,不過工人係一日番工少則做足廿四小時,多則隨時連踩七十二小時㗎 。呢十幾年黎物價飆升,碼頭工人嘅人工反而一減再減,實質工資比97年跌左三成。工人要求加人工兩成,計埋通脹都追唔返97水平。而且,近幾年佢地嘅工作量仲要愈黎愈多,船上負責紮結嘅「水上姑爺」 以前有七個,依家得返四個,變相工作量加倍。學工友林生話齋,比七百蚊要你做千四蚊嘅野,唔係化?工人唔係想攞著數,只係想拎返應得嘅野啫。.....
article placeholder

碼頭工人罷工號外——–碼頭工人訪問

[......] 表叔: 哈哈,平時做野咁辛苦,宜家可以同朋友吹下水,鋤下弟,有野食有被蓋,好過平時好多!總之希望爭取成功。根本個外判制度都唔人道嘅!判頭喺一層層管理度從中獲利,工人就剩番少少;唔止我地,出邊啲外判工人,好似清潔工嗰啲都一樣咁慘!我地咁做唔止為自己,仲為左成個碼頭業㗎!希望出面嘅市民可以知道我地嘅工作環境有幾慘!有好多工友都去左考其他牌,預左之後無左份工。今次真係盡地一鋪,為左將來其他人入行會有更合理嘅待遇!
article placeholder

碼頭工人罷工號外——–貨櫃碼頭:逼出來的罷工和送回去的訴求

[.....] 碼頭公司母公司,和記港口信託的2011年年報指「信託推出節省成本的措施,繼續精簡其業務,以提高效率」。 減成本、精簡業務,同時居然能提高效率。這樣的「商業奇蹟」,當然和碼頭那幫被剝削、踐踏、侮辱十幾年的工人脫不了關係。 選擇罷工,在於它主動而且影響大,可以有足夠力量逼剝削家出來面對勞動者。罷工,也自然成為「窮得只剩下勞力」的工人們最後的,也是唯一的反抗手段! 訴求:奪回勞動成果! 工人一開始要求重新提升薪酬至1997年的水平(時薪$62.5),其後進一步提出結構性的要求,即承認工會、保障其談判權及對等地位、每年與工人檢討薪酬。 這些訴求卑微,關鍵,但也難以爭取。所以,碼頭工人正急需我們的支援! 群眾的聲援已經使外判商之一的「現創」於二十九號向工人妥協,讓我們繼續支持,和工人一起「撐到底」!
article placeholder

碼頭工人罷工號外——現在就讓學生站到工人身旁!

文:德莫克拉西 工人與學生,縱然聽來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我們如同罷工亮出的口號一般,生活在「同一片海洋」。這場工人運動急需要群眾支持,而現在就是我們這些學生支持他們的關鍵時刻。 ......... 其實,工友被壓榨乃是今日商業社會的普遍規則,就算學生他朝投入勞動市場後也並不見得可以免於難。文職可以加班不加錢,連教師都可以被當成廉價勞工大舉榨取其勞動力…… 還問什麼「幫助工人於我有何益」?幫助工人根本就是幫助自己! 何況,退一萬步說,學生求學,也不過是學做人罷了! 所以,已經可以了,工友們。讓學生們從受保護的圈內站到你們身旁去吧! 在面對不公義時,職業區分絕不是分辨「你」、「我」的標準。現在就讓工人和學生連成一線,和工人們奪回勞動果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