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訪:林詩雅

CUHK Secrets 是一個擁有逾十萬人關注的 Facebook 匿名投稿平台,在網民逐漸遷徙到 Instagram 之際,看最近不少專頁帖子仍有數百個 like,可知還是有人有繼續留守。

接受訪問的 CUHK Secrets Admin S 坦言在 Facebook 經營的前景黯淡,不過他回想,一眾學生在 2013 年成立CUHK Secrets Page 的初衷是「Just for fun」,這樣一路走來,由開始的暢所欲言,到後來 Facebook 逐漸式微,再後來被迫遊走在Facebook《社群守則》條條框框中的灰色地帶,到現在疫情籠罩、招新人也成問題,以致營運越發艱難,他還是覺得 CUHK Secrets 這條路比起預期中、已經走得很遠很遠;比起只是食花生的平台,也多出了一點公共性。

2019年中大本科畢業、現於海外留學的 Admin S 搔了搔頭:「冇諗到我哋可以『玩』到呢一刻。」

I CUHK Secrets的緣起

「開始運作係因為外國有一個熱潮,如果有啲讀者年紀同我差唔多、或比我大少少,就知嗰陣時嘅風潮係 Secrets(匿名投稿平台),所以三大有 Secrets page——我哋中大都舉辦咗。」Admin S 露出了有點自豪的微笑,說現在只有中大的Secrets Page 特別活躍:「疫情之前忙嗰排,一日投稿可能有 60 個,已經唔算多。」不少大專院校在Facebook的Secrets page於2020或2021年已停止發布帖子,有些轉移到Instagram,發文頻率十分疏落。

Secrets的重點是告密,Admin S:「同學揀匿名投稿嘅原因,可能係你驚受到身邊朋友嘅壓力,但你想將這件事講畀更多人,或者你想畀他人一個警告,所以我哋嘅立場好清晰,無論係咩,我哋都會post出嚟。除咗成篇都係講粗口鬧人,大佬,起碼有個基本內容畀公眾理解。」

「之前民主牆未必有人睇,始終唔係很多學生住中大。或者假設佢係讀BBA、社會科學,活動範圍未必到本部。所以我覺得除了係一個傳媒、想講一啲嘢出嚟,或者俾人了解時事外,其實係畀一啲同學傾偈,因為你唔知道、唔了解的話,就會有誤會。」

「我覺得CUHK Secrets喺中大人心目中係特別的存在。喺學生會、中央莊裏面,其實一般同學嘅參與度好低,而Secrets可以容納很多不同的聲音跑出:唔需要用真名投稿,可以講一啲你想講嘅嘢。」

II 告密還是網絡公審? Admin:「取決於網民的行動」

CUHK Secrets一直大小風波不斷,小至中大某飯堂貴或難食、某宿舍出現賊仔、某學系老師評分不公、某同學是「freerider」、Cusis再次在同學選課時卡住了,大至校內出現歧視欺凌、性暴力等不公義事情,或有同學患上抑鬱症、學校政策不足等,很多同學會選擇投稿至專頁。

但也有人質疑鼓勵匿名投稿以致投稿人無須負責、網絡言論卻不斷發酵。Admin S解釋:「我哋處理匿名投稿,如果一邊指責另一邊有問題,我哋歡迎另一邊投稿。畢竟我哋唔係take side去幫邊一邊,千祈唔好理解我哋係專門幫『加害者』或『受害者』,因為專頁係中立的,當然中立都係一種立場,但我哋理解嘅中立,就係容許兩邊都一起出post,至於點樣理解事件嘅真同假、對同錯,畀公眾嚟判斷,唔會牽涉我哋(Admin)嘅個人立場。」

不過,Admin S強調團隊雖然非學生組織,但也有一套內部守則來過濾貼文,確保帖子沒有違反他們的操守,例如堅持不會發布詳細的私隱,像全名、詳細地址:「畢竟係投稿原創,我哋唔希望改一啲字眼,但如果你指名道姓,我哋都好難做。如果有人投真名嘅時候,例如係『陳大文』成個名打咗出嚟,咁我哋嘅做法就係將佢變咗『陳xx』,保障被鬧嘅人——因為我哋唔係做仲裁嘅地方,接受投稿啫,判斷唔到、亦都冇義務去判斷呢個人究竟有冇做呢件事。我哋唔係法官。」

另外,他無奈承認有些類型的帖子容易引起大量罵戰以及投訴,例如關於中港矛盾、內地生與本地生的衝突,內容含有過激的人身攻擊、大量粗言穢語或政治宣言,而且未必與中大校園相關,可能只是個人宣洩,因此會過濾了這些帖子。

以往有同學在CUHK Secrets投訴中大某間飯堂價格太貴,結果該飯堂的負責人也投稿至專頁回應投訴。Admin S稱這種做法是他們希望有的互動:「本身我哋嘅page只係茶餘飯後嘅話題,唔希望有任何欺凌、公審發生,只係想將兩邊嘅意見呈現。當然要處理(後續事情)都麻煩,例如有人inbox鬧我哋,咁我哋只可以講『你出post澄清吧,你哋自己喺secrets嘅回應欄度傾,我哋唔會仲裁』。」

即使有上述原則,Admin 不否認網絡是雙刃劍:「喺團隊立場嚟講,以前高登仔年代,網絡上任何嘢都係食花生。至於公審,呢個唔係我哋可以處理嘅嘢,始終團隊出一個post、只是一啲人發聲。我哋唔會起底,起底一定係網民做,所以變相屬於互聯網使用者點樣詮釋一件事,從而有佢地嘅集體行動。視乎網民覺得網絡是用嚟幫人還是用嚟殺人。」

III 食花生與公共討論的距離

現在校園新聞不多,同學困坐家中,Secrets的投稿內容也出現了變化,既有訴說情緒問題、個人故事,也有些是討論前途困境。Admin S稱其實他們很喜歡這些帖子,認為有一定的公共性,能夠帶起與社會環境適合的話題,例如最近有帖子關於「畢業後的出路是看錢還是看理想」。

Admin S認為隨著社會氣氛轉變,大家對待事情的心態不只是「食花生」這麼膚淺:「我哋都考慮到分析多哋嘢,看多哋唔同角度。」再多一點點,「畀大家明白如何處理或理解一啲定義,在這個年代都重要。雖然我哋唔係學術討論平台,但希望大家諗多一步。」他舉例最近討論白卡持有人的帖子,同學通過留言交流,討論「白卡」這個字是中性還是貶意。

而且,這也能增加帖子和讀者的互動性。他語帶興奮:「睇下跟著落嚟有冇有趣嘅投稿,例如移民。」

每年總有同學借專頁招Final Year Project的組員、宿舍室友,Admin S稱理解同學有學業上需要,會儘量幫忙,至於有人投稿「約炮」,他十分不滿:「頂你個肺,有人投稿咩身高180,身材幾多寸長,留TG(Telegram帳號)、講要別人pm他,我想問我哋點樣出呢?呢啲嘢一定要審查走。」

IV Facebook社群守則越收越窄 專頁屢收警告
嘆難平衡原創自由和審查

上文提及到的白卡持有人的帖子,不但引起頗大迴響,最後竟牽涉到CUHK Secrets的處理手法:負責發文的Admin將全文中所有「白卡」二字轉為粵語拼音全寫,有留言質疑這擅自改動了原文內容,且沒有加註解釋做法,做法不尊重。

Admin S 解釋這是因為Facebook很可能將「白卡」定義為「仇恨言論」,為了避免觸犯《社群守則》,所以有此決定。他指《社群守則》對「仇恨言論」的定義越收越窄:「因為Facebook社群守則嘅龍門,喺同林鄭一樣大」,近兩三年,他自嘲「警告卡已經儲齊了一套桃花順、可能兩套」,現在更處於整個專頁可能被移除的風險。

「以前比較少俾facebook警告,和諧次數接近0,一年有一兩單,唔多,可能涉及中港矛盾,呢啲一定會俾(用戶)投訴。近年,單講上年已經有三四單,疫情下都有三四單中招,內容係關於仇恨言辭、或者係成人內容。政治嚟講,19、20年比較多,可能佢地覺得圖同link有問題,例如畫面血腥。」

他補充:「按道理嚟講,冇人投訴嘅話,就冇問題,如果有人針對性投訴,Facebook查完覺得有問題,真係冇辦法。始終我哋幫大家承受咗一哋Facebook的審查。」

即使他們嘗試上訴審查決定、也不果:「佢地會攞自己嘅標準:總之我係最大嘅。佢就唔會還原個post。有啲post會突然之間消失,就係Facebook覺得佢有問題,所以運用權限刪除,而我哋事前不知道嘅。就好似你同政府投訴,政府會理你嘅咩?」

另一宗爭議事件,是一個有關政治與行政學系一畢業生被同學系在學生性暴力的投稿遭移除,專頁同時收到警告,「話我哋宣揚性騷擾之類」,CUHK Secrets團隊對這次審查決定更感無奈,表示發文前已檢查過內容不涉及全名、冒犯別人等,反倒是值得討論的議題,不明白是如何違反了《社群守則》。

Admin S:「我哋唔驚得罪人,最大擔心其實喺嚟自於Facebook對於一啲字眼定義上、標準上嘅改變,我哋真係捉唔到路。」在Meta公司旗下的Facebook和Instagram發布的帖子,特別是公開帳號的,連粗口也不可以提及,他說這跟以前很大分別:「依家喺IG上打一個屌字,都會被指係hate speech。」

IV 未來路難行    團隊堅持絕不轉讓專頁

由於網課,投稿較少,現在主要一人負責處理全部投稿,他是為專頁工作整整九年的「出post Admin」。Admin S是後來加入的。現在團隊有七人,大部分已畢業,均是「待機」狀態——因多數是專業人士,工作忙碌,所以只會偶爾幫忙其他工作,例如處理同學的inbox投訴、回覆留言等。

CUHK Secrets多年來不斷招新admin,最後一次招是2019年,Admin S指當時有遴選機制:「希望請一些同我哋philosophy接近、唔係好aggressive的人。」可惜疫情下校園近乎關閉,不易找新人,加上「多謝我哋嘅政府,呢啲限制真係…要有所謂的聚會極度困難,我哋連內部約食飯開會,都要睇下佢收緊到幾時幾日。」

Facebook瀏覽量越變越少,Admin S稱團隊曾在2019年轉移到Instagram經營,但當時許多人又回到Facebook觀看與社運有關的直播,因此他們折返Facebook。

兩個平台的《社群守則》如出一轍,依舊需要面對大量審查,加上Admin S認為雖則轉移平台「可以保命」,但他們不希望與其他中大的Instagram專頁競爭瀏覽量,唯有在Facebook做住先。

對於有網民留言建議轉讓專頁,Admin S說曾有人出價買專頁,也有軟件公司希望在專頁落廣告,不過他們已悉數拒絕,笑說覺得「長命」的秘訣是「嚴守不做商業(行為)」。即使情況再差,也「不想專頁淪為商業平台、或大型交友平台」。

「一係做落去,一係就關門大吉,收工!」Admin S笑說無論如何,有感已經完成歷史任務。

CUHK Secrets因收到Facebook多次警告,部分專頁功能受限。

Admin S認為最能代表CUHK Secrets的詞彙。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