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

要理解甚麼是仙俠,大可從一些對比中可以看到。傳統武俠類以拳腳功夫、真氣,內功作為力體系,中國古代作生活背景;西方玄幻類則是劍與魔法作主軸,西方中世紀或如指環王的世界設定為藍本;仙俠類則是以中國神話作整體背景。仙俠類人物通常需要透過修練來成長,而力量常以境界劃分,金丹、元嬰、渡劫這裡修真詞彙幾近通用。物品方面,則有仙劍、法寶之類。與武俠相類似,仙俠的世界裡,凡俗皇權的地位通常都非常低,主要的社會組織都是門派。

網路小說很多時都會有「借用設定」的傾向。仙俠類的對象便是封神榜、蜀山劍俠傳、山海經的神話設定。無論是人物、異獸、或奇寶都常會直接挪用。所以,在很多的仙俠類小說中,很容易就會見到諸如通天教主、燭龍、甚麼甚麼老祖;翻天印、量天尺這類「道具」也是會在仙俠類裡找到。諸如五行八卦、雷劫、混沌這類解釋力量本源的形而上設定,也是相當常見。

歷史流

以宏大歷史為故事背景的小說,或專以歷史人物和事件為題材的歷史小說,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但歷史流的網絡小說又是怎樣的呢?與別的網絡小說流派相似,歷史流最常見而且最重要的特色就是「穿梭」。穿越也叫「重生」,方式各有不同,主人公有時可回到原來時空,但更多時候則會在新的時空落地生根(不熟悉的讀者可參考黃易的《尋秦記》)。穿梭想像帶來的是跳入另一時空的體驗,並提供改動歷史的誘惑和可能性。主角往往以現代知識、技術以及掌握歷史發展等等條件,與不同歷史人物互動,繼而改變歷史走勢。

穿梭小說萬變不離其中,不過論表現手法當然是各有高低。在眾多歷史時空之中,漢末三國的想像資源最為豐厚,理所當然地被挪用得最多(也寫得最濫),其中扭轉蜀漢的命運是很多三國迷的心結。例如《三國之臥龍助理》,便是講述主角如何以諸葛亮弟子的身份,扶助蜀漢吞魏滅吳。為了迎合讀者愛看小人物奮鬥成功的心理,有些作者也會發掘一些本來毫不起眼的小角色。例如劉備之養子劉封,命運十分「杯具」,繼承大業無份,為了避免猜疑行事更要如履薄冰;又如孫策之子孫紹,孫策死後傳位給其弟孫權,孫紹便處於十分尷尬的局面,他們可以如何扭轉乾坤?(有興趣可看看《三國之蜀漢我做主》及《三大航海》)除此以外,近代歷史也是頗為熱門的選擇,辛亥革命軍閥混戰八年抗日國共內戰,百年中國有太多苦難和傷痕,國人改變歷史的情結毋庸多言。書寫這段時期的作者須處理大量戰役,因此往往同被歸類為軍事流。其次,由於這段時期牽涉國共歷史,寫作的禁區也特別多,不過內地言論的大膽往往令人大吃一驚。筆者正在追看的《民國投機者》,便講述主角如何周旋於國共兩黨之間,嘗試化解國共矛盾,同時吸收共產黨的優異改革國民黨的流弊。其中蔣介石的形象與主旋律迴然不同,小說中更隱含對共產黨的諸多批評─當然這些界線都是經作者和編輯仔細計算甚至審核過的。

歷史流的題材大多傾向政治和軍事,但也有些是將敘事重心放在民間生活。有趣的是,內地的網絡小說也常會以香港為題材,如《香港從1949開始》或《大香港1957》,從中我們或可看到部份內地網民對香港的想像呢。

無限流

「無限流」是泛指以網路小說《無限恐怖》的基本設定的小說類型。在故事中,主角通常被拉入某個神秘空間,然後被迫進入不同的構作世界完成任務,而在完成任務的同時角色會得到不同的獎勵用以強化自身,最後的目標通常都是脫離該空間,和達成某些願望。

該神秘空間,通常都有一個非人格、擁有無限威能的「主神」把持著規則。所有的「玩家」基本上都無法反抗。這種無上的規則常有其神秘之處,還有就是營造了相當的張力,比如說主角如無法完成任務就要被「抹殺」。

整體而然,無限流小說的修辭都是模仿RPG類遊戲,比如說「任務支線」、「強化」、「道具」,還有一些數據化的描述(生命值有四千三百點、暈眩兩秒)。

無限流的特色,在於主角必須進入不同的構作世界,而這些構作世界通常都是以流行娛樂文本為依歸。比如始祖《無限恐怖》主角的鄭吒就是周遊於不同的恐怖片世界,另外出名的無限流《王牌進化》則是街機世界。無限流小說有趣的地方有好幾點。第一是它對不同文本的再詮釋,例如主角與其隊友怎樣與電影/遊戲中的角色的互動,或是補完一些在原來的文本中未解釋清楚的地方,甚或如何扭轉劇情的走向。舉一個例子,其中一套無限流《無盡武裝》,主角沈奕在變型金剛的世界裡,利用柯博文因為不願傷害人類以放棄救回大黃蜂,去勸說後者加入主角的團隊。

在這一點上,這有點似同人小說,但不同的地方在於主角(及其小隊)通常都是以外來者的身份與原文本中的角色互動。另一點則是有些時候會牽涉到不同世界的互動。這裡通常有兩個可能,一是主角方面─有時主角在某世界裡學了某些能力與招式,或是拿了某些道具,卻可以在另外的世界裡運用(如以升龍拳對付魔盜王的傑克船長);另一方面則是有些原文本內的角色可被「帶出」,然後和主角一起進入別的文本。還有就是,無限流容許的彈性大很多,作者自可在原有世界的基礎上創造諸多不同的角色。

可以想像,這種框架容許很多不同的可能性,亦由於其與主流娛樂的貼近使讀者容易有共嗚。另一方面,作者不用自己全新創作,而是只需要改寫,書寫的門檻便相對低,所以也就成為了一個不小的流派。當然,無限流也是易懂難精。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