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atthewwth

觀塘區一直都是香港地下搖滾樂隊的聖地,估計超過二千隊獨立樂隊藏身於工廈之間[1],其中一處名為「Hidden Agenda」(下稱HA)的Live House(民辦獨立樂隊演出場地),更是接待海外獨立樂隊的重要場地,並成為媒體以至文化機構的關注焦點。

然而,HA屢遭政府打壓,並飽受瘋狂加租壓力,屢要舉辦「搬遷救亡籌款音樂會」。小記於上年除夕往HA,並訪問了其負責人之一黃津珏。

工廈玩搖滾,錯了嗎?

地下文化被打壓,政府責無旁貸。黃津珏指出,政府緊抱六十年代的僵化政策,列明工廈只能用作工業用途,而像HA這類音樂用途竟被歸類為「厭惡性行業」,並且不相信市民有能力組織文化活動。

事實上,此土地政策與本地的文化觀有關。政府把文藝狹窄地定義在「中產文化」(必然在冠冕堂皇的演奏廳裡的),而對本土次文化(如地下樂隊)盡是歧視;如在租借場地的優先次序上,便可見一斑。此取態乘教育途徑進一步在民間紮根,如中學課程對另類音樂和藝術完全不探討,集中於一成不變的藝術課程,更令此觀念潛移默化成為民間以至藝團的理解。

教育不單局限了「文藝」的定義,也限制了民眾對空間的理解。「公民教育」只講義務而少講權利,對群眾運動或空間公義等議題避而不談,使群眾對建制以外的空間使用模式和文藝形式更缺乏包容,而像live house這種文化空間便成官民齊聲討伐的對象。

但在外地,搖滾萌芽不單是一種音樂類型的興起,更是與群眾運動連結的文化。在50年代的美國,捍衛搖滾萌芽的青年雖受著道德文化批判,仍視玩搖滾樂為一權利和反建制的群眾運動。在台灣,著名的live house「女巫店」孕育出今天知名的蘇打綠,雖曾遭勒令停業,但台灣樂人群起聲討,連知名樂人張懸亦撰公開信,後台灣文化局出面「挺巫」,台灣樂人小勝一仗,還上了堂公民課。

但,why live house?

HA的危機其實足以令人人自危。如果live house是「厭惡性行業」,不久紙紮燒臘店也可以是。政府常以「市容」等為由趕絕民辦事業,其實是借之推行不公平的土地政策。若工廈藝團是「厭惡性」而要趕絕,其實揭穿了「推動文化事業」的謊言背後,是政府向大商家嚴重傾斜的猙獰面目,因而有必要憤而指證。

其次,HA的存在與其他藝團場地一樣,是次文化的種子。HA作為觀塘搖滾界的心臟,強化著樂隊社區的網絡,甚至成為接待海外獨立樂隊的「機場」,是不少獨立樂隊的孕育地。此外,live house作為不受商業挾制的獨立音樂圈,其能捍衛音樂多元,脫離主流樂壇的霸權。若HA結業,獨立音樂人可謂再無去處。

而且,也是社區運動的小實驗室。出於觀塘工廈社區不同團體的共同醒覺,工廈社群漸基進化,如網台FM101或自然活化合作社等民眾團體屢有交流和行動,成為一股挑戰強權的民間力量,挑起關注土地公義的運動,而其存在本身就有意義。

工廈社群的山頭主義

但坊間的空間和文化觀的蔓延並無停止於工廈圈外,反而繼續蔓延至圈內,並成圈內的絆腳石。黃津珏直言,香港文化界有「社運恐懼症」,對建制壓迫逃避,不單非以搞藝術來抗衡建制,反是用來「打飛機」逃避,存在山頭主義的弊病。

事實上,雖搖滾在歐美初發跡時,青年都緊抱其反叛特質,以搖滾控訴社會不公,甚至不惜被捕也舉辦音樂會,但這種精神底蘊似乎沒有在本地搖滾圈中延伸。

上年秋,一場由四方各派band友在葵芳合辦的天台band show,試圖打破一貫瑟縮於工廈的慣性,把音樂空間帶出街頭。然而後來警察以嘈音滋擾(而「嘈音投訴」的住戶地址遠得超乎常理)為由要求停止,一班當時挺身捍衛演奏空間的band友因阻差辦工被捕,天台band show腰斬收場。誓料不到,事件竟造成band界撕裂,當晚安靜的一群與反抗的一群劃清界線,相互在網上指罵。

其實,一場天台show,不單是一個很好的空間抗爭示範,也是聯合各山頭的band友的契機。傳承搖滾的精神,挺身抗衡不合理的制度,其實也是一個途徑向政權對捍衛空間和次文化藝術的表態。然而,出於潛移默化的空間觀和文化觀,一些band友也立即相信自己沒權使用該空間,並認為該文化被歧視也是無可避免的事實。

對於此事,黃津珏坦言一些band友「驚慌」,他續說:「現在社會現實就是要迫文化人見到社會問題,政府會自動觸怒他們」。他指,「政府其實很弱,人多勢眾就能迫使他讓步」,認為文化界應組織一次大型運動。他又指band友應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自辦游擊show組成的「音樂節」,使其獲政府重視。

雖然黃清楚抗爭的意義,但在音樂會當晚見到的抗議標語橫額下,卻是不少演出者在台上慨嘆「無辦法啦」﹑「唉,希望無事」,叫小記不禁心酸。

誠然,政府無疑是本土文化工業發芽的最大絆腳石;然而在政策壓迫下,其實還有更多可以做。有些空間與自由,真的是需要挺身捍衛的。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