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假期劉劉翔

紅玫瑰代表熱情、求愛,紫玫瑰代表浪漫真情、永恆的愛。一支玫瑰表示唯一、十支玫瑰代表十全十美,九十九支玫瑰代表天長地久……每一朵花代表著每一個祝福,花朵背後承載著一段花語,代表著一段承諾,但對於一些人來說,每一支花卻是一個咀咒,承載著一串惡夢。人們經常說「收花的女人是幸福的」,但這應該加多一句,「如果幸福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這是不道德的」。HONEY/BB/豬豬,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我不應該送花給你。

你知道玫瑰從哪裡來嗎?

哥倫比亞是現時美國最主要的鮮花供應國,佔美國鮮花市場62%,於全球市場上僅次於荷蘭,哥倫比亞亦佔世界玫瑰花市場14%。而厄瓜多爾則是次於哥倫比亞的拉丁美洲第二大鮮花生產和出口國,佔俄羅斯的玫瑰市場達六成,亦有輸出到香港。非洲國家肯亞則是另一主要鮮花出產國,歐洲在情人節所賣的玫瑰花更有三分一是來自肯亞。事實上,單單在哥倫比亞,當地花卉出口業的就業人數就達75000人,於 2003年花卉總出口達19萬噸。而玫瑰出口也是現時肯亞最大的外匯收入,當地直接依賴玫瑰維生的人達一萬人,更間接養活了五十萬人口。你滿以為買多兩束花就能幫助南美及非洲的經濟發展,改善他們生活嗎?事實上鮮花種植並未有為當地國民帶來生活改善,反而是各種各樣的破壞。

你平時洗碗都戴手套,你能想像花農是每天不斷接觸及吸入各種有毒化學品嗎?

由於花卉只屬於農產品而非食用農作物,因此進口國家對花卉的病蟲管理要求十分嚴格,以免將植物病蟲帶進入口國,同時免去花卉表面農藥殘留的檢查。養花業因此會大量使用各種化學產品包括化肥、殺蟲劑、殺真菌劑、殺線蟲劑等,花卉工人就長期接觸這些有毒的化學品。

一些早期的研究報告指一般哥倫比亞的溫室中使用的化學品多達127種。而於2002年曾有加拿大記者對厄瓜多爾花卉栽培業的問題進行了報導,當中指該行業使用的多種農藥已在美國和加拿大被禁止使用。報導中記者還指出:「許多工人證實,在噴灑完農藥之後,從來沒有『過一段時間後才能進入溫室』的說法。我們親眼看到工人們進進出出。在一個恐怕算是安全措施較完善的溫室,會有一塊牌子上寫著『兩小時後方可進入』,但有些工人告訴我們,在其它溫室,即使有人在裡面工作,他們也照樣噴灑農藥。」。農藥噴灑結束後,工人仍必須回去剪玫瑰,而花葉上還濕漉漉的帶著農藥。

幸福與浪漫?不過是建立在摧毁他人的幸福之上

在2000年《斯堪的那維亞工作,環境與健康》雜誌上刊登了多個關於園藝工人的研究報告,當中分別有研究指「農業和園藝工人患柏金遜症的風險增加」以及「在花卉溫室中工作的女性受孕能力下降」,而原因很可能是受神經毒害性農藥暴露所造成,包括長時間處理花木,未有戴手套進行農藥噴灑操作等。事實上,農藥使用對溫室工人造成極大的神經毒害,在厄瓜多爾就有接近60%的工人表現出神經系統中毒症狀,包括頭疼、眩暈、手發抖、以及視力模糊。另外,哥倫比亞國家衛生研究院於1990年發表研究報告,指父母雙方有一方從事花卉栽培工作後才妊娠的嬰兒「流產、早產、以及先天畸形比例有一定程度的增加」。而在歐洲,一束十二支的紅玫瑰賣10歐元,已經是一般在肯亞採花及包裝工人的一星期薪酬,這些工人付出了健康,卻從未獲得應有回報,不斷受外資鮮花出口業的勞動剝削。

“We are one of the driest countries in the world and we are exporting water to one of the wettest.”[註一]

在肯亞,奈瓦沙(Naivasha)湖區曾經是世界十大雀鳥聚居地之一,湖水清澈,有超過三百五十種雀鳥出沒。但自八九十年代起肯亞的花卉栽培產業快速發展,奈瓦沙漸漸成為園藝及花卉產業的集中地,而這些大型的花農公司毫無節制地從湖引水灌溉。自此,湖區水位不斷下降,植物不斷死亡,該處河馬數量亦由04年1500隻下跌近四分一至06年的1100隻。於肯亞研究水文學長達30年的生物學家哈珀(David Harper)指出,花農大量使用殺蟲劑、肥料和水,如果不採取任何管制,任由情況持續,不到10年,湖泊將變成充滿惡臭的池塘。

“We’re among the top on the list of the World Food Programme for food donations, even though in Naivasha we have a freshwater lake that would allow us to grow food to feed ourselves. Yet we take this water to grow flowers and then ship them 5,000 miles to Europe so that people can say ‘I love you, darling’ and then throw them away three days later. ”
                   Isaac Ouma Oloo (Lake Naivasha activist)

你有沒有想過,為何玫瑰花賣得這麼貴,這些國家至今仍然是全世界上貧窮的國家?花農收入這麼少?事實上,其他農產品如咖啡,可可豆,蔗糖以及紅茶等,都是以發展中國家為主要生產國,產品質素更是數一數二。但這又往往不能為這些國家帶來經濟改善,反而讓歐美各國的大品牌以超低價買得原料和半成品,然後加工,並貼上品牌標籤,於國際市場以高價出售。簡單而言,這些看似分工的程序,不過是使一些較落後的國家為一些已發展國家提供廉價優質的原材料及製成品。

我都明白,現今社會,很多很多產品都是透過剝削生產者而成,但當我想到花農工的苦況,送花,太商業、太不浪漫,我買不下手……

[註一]By Severino Maitima, director of the Ewaso Ngiro River water authority

參考資料:
1. “Flowers, Diamonds, and Gold: The Destructive Public Health, Human Rights, and Environmental Consequences of Symbols of Love”, Martin Donohoe
2.〈佳節獻禮﹕情人節,忘掉種過的花?〉,明報,2011年02月13日
3. Post-colonial-II 再談後殖民—— 肯亞玫瑰
http://blog.yam.com/frenchmind/article/30371554
4. “Lake Naivasha Withering Under the Assault of International Flower Vendors”, Food & Water Watch & the Council of Canadians, January 2008
http://www.canadians.org/water/documents/NaivashaReport08.pdf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