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咩

紅十字會經常勸人捐血,你可有想過,紅十字會也有不要你「出血」的時候?曾捐血的朋友便知道,需要填問卷,經姑娘審閱後符合資格才可以捐血。問卷問題包括:「如屬男性,你是否曾與另一男性發生性行為?」、「你是否曾接受金錢與別人發生性行為?」等。乍看是為了保障血液安全, 但是認真的細看問題, 奇了,為什麼沒有問到最有機會令血液染病的性行為:兩夫婦唔戴套做愛?

確保血液衛生和輸血者安全無可置疑,因為輸血的確有機會感染到多
種病毒,例如乙型肝炎和HIV等;內地就有多人捐血時因血液回輸感染愛滋病。因此紅十字會的確需要詢問捐血者的性行為模式。

紅十字姑娘:「病人也不會想要同性戀者的血!」

但是血液是否高危,卻與性傾向或是否收受金錢無直接關係。筆者與同學早前趁捐血時問姑娘,為什麼問卷中問到男男性行為。姑娘第一反應是說:「我想,病人也不會想要同性戀者的血。」但是:

1.姑娘自己怎知道所有病人的想法呢?當受了重傷,我想,只要是衛生的血我都想要。

2. 為什麼特別問到男男性交?有人相信男男性交會較易感染HIV,是因為肛交容易令皮膚破損造成傷口。但肛交是一種不分性傾向的性交模式,異性戀者都會做。而且,血液安全與否,在於性行為是否安全。為什麼紅十字會不直接問捐血者發生性行為時有沒有戴套?

3. 為什麼有種血叫做「同性戀者的血」?難道我是基督徒就可以向紅十字會申請不要佛教徒的血?素食者不要葷食者的血?那麼,針對同性戀戀愛模式的標籤為什麼合理?

我們也問了姑娘,問卷為什麼問「是否曾接受金錢與別人發生性行為」。姑娘說,性工作者做愛的次數較多,染病的機會較高。但不接受金錢但喜好一夜情的人,做愛次數也可能很多啊。當反問為什麼不直接問捐血者平均每月做愛次數時,姑娘便開始反覆的說「這些問卷是由醫生開會傾出來的」、「定期都會做檢討」等話。

一男一女一生一世:夫婦的血最危險?

奇怪是問卷反而沒有問到捐血者「有否進行不安全性行為」。不過如果一問,可能便有大量市民不能捐血了。因為所有不戴套做愛的夫婦都是最危險,如果婚後他們以避孕藥避孕,或者選擇響應政府的號召生孩子,便全都不能捐血。因為無人能肯定他們在外面是否另有伴
侶,按照看待同志的准則,則一律當不安全看待。

紅十字會問卷不問捐血者有沒有做愛不戴套,不是會增加血液安全風險嗎?可見問卷問什麼問題,也不純是出於確保血液健康。

紅十字會網上資料指,會為每包血液做快速測試確保安全。既然會做快速測試,那麼就算是男男性交者捐了染病的血,不也是可以驗出來嗎?有人認為,感染血液傳染病早期為「空窗期」,化驗不出。但是紅十字會網已指出,「隨著檢驗病毒技術的進步,感染愛滋病毒的空窗期由22日縮短至約6日,而感染乙型肝炎病毒的空窗期則由59日減短至約20日」,可見風險正隨著科技發展而減少。而且回頭想想,男女戀感染者在空窗期間也是驗不出的啦?我們可又有這樣不准男女戀者捐血呢?

各式各樣以健康、衛生為藉口的歧視要到幾時呢?下次你再聽到有人說為的健康而要做xyz,你又會否停一停,想一想清楚?

分享至:

迴響

  1. abc 說:

    sorry, 我又真係唔想要同性戀者的血 …… 如果你覺得我有問題, 算不算是歧視我呢?

  2. efg 說:

    sorry, 我又真係歧視同性戀者 …… 如果你覺得我有問題, 算不算是歧視我呢?

  3. xyz 說:

    sorry, 我又真係歧視歧視同性戀者的人 …… 如果你覺得我有問題, 算不算是歧視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