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敬熹

外判建築工人被欠薪兩個月,於年廿九在善衡書院對開架起路障,要求取回應得的工資。中大學生會幹事會、中大學生報、基層關注組及其他同學自發到場聲援。由早上十時到下午四時多,校巴路線被迫改道,大量同學未能及時上下一堂,一時令同學怨聲載道,甚至有同學質疑中大學生會選擇支持欠薪工人,是「剝削學生利益」、「問我們拿會費的時候,就口口聲聲是『代表學生』;真正做事的時候,就不願肩負『學生利益』」等等。類似的指控其實不是第一次,作為該行動的參與者及學生會一份子,希望在此解釋一下我們的看法。

「支持,但唔應該封路」?

大部份同學都支持/肯定工人追討欠薪這個舉動。爭論點是工人堵塞馬路,影響同學是否恰當。當天有足夠的理據相信工人如不採取這個方法,他們就無法成功追討欠薪(見前文──〈中大封路記〉,於是封路就成了萬不得已但必需的舉動,工友們亦透過我們對眾多受影響同學致歉。希望同學明白、體諒。

「中大學生會代表了工人,我們的代表在哪裏」?

於是有些同學又提了另一種看法:工人堵塞馬路他支持,但學生會不應該加入。因為學生會代表的是學生,不應該犧牲學生的利益,而聲援工人的封路行為。甚至提出幫工人出聲的應該是「社會關注組」、「勞工關注組」,但不應該是中大學生會。在此想澄清,同學利益受損並不一定代表同學會反對。很多同學最初突然得悉沒有校巴搭,當然感到無奈或者憤怒,可是很多同學在知道封路的原因後,其實是相當能夠理解工人的苦衷,同意跟工人被欠薪兩個月相比,他們多走幾步實在算不上甚麼。在此看來,今次學生會雖然因為情況趕急,只能匆匆下聲援工人的決定,可是實際上亦算是判斷正確,反映了大部份同學的意見。

「只懂關心社會,不理學生利益」?

社會/校園;爭取公義/學生福利並不是二分。社會上的樓價、最低工資、城市規劃問題也許不是跟同學距離真的那麼遠。大學生關心社會實在是納稅人和社會大眾對我們的期望,就著很多不同的社會議題,傳媒都會要求學生組織表態。可以想像到,沒有一件事可以比學生會發聲明:「支持工人示威,不過唔好影響我們」更顯得涼薄和影響校譽。再舉一個比較近期的例子,民女像入中大對某些同學來說是今年學生會「只懂關心社會,不理學生利益?」的罪狀之一,可是當天其實數千老師、同學、校友亦有參與,可能對他們來說,這是學生會全年做了唯一值得肯定的事──代表中大同學就社會議題表態,說應該說的話,做應該做的事。這就是他們的「利益」。

「中大學生會未見為學生做點什麼」?

如果跟學生會學生會一併負責舉辦水運會、陸運會的年代相比,現在的學生會當然做得不足。但其實今年學生會至少有以下數個項目貼近傳統意義下的同學利益──音樂系和藝術系分拆事件、CUSIS、校園發展……再加上恆常工作和服務,說學生會沒有為學生做事實在有欠公允。當然學生會尚有很大進步空間,例如學生報這兩期先後有「好course 推介」、「悅歷」,就是希望解決同學不知選擇甚麼科目和不知中大有甚麼活動舉行,及學會舉辦活動,沒有地方宣傳的問題。

「在重大議題上欠缺諮詢,以為有『民意授權』就可以為所欲為」?

中大學生會確實常常要急急就一些情況表態,如果同學唔同意或唔理解學生會的理據,感到被冒犯、被「代表」實在可以理解。於是每一年的學生會內閣都只能盡量鉅細無遺地在政綱寫下他們對各議題的取向,同學投他們一票亦可以被理解為支持他們的主張。不過,其實要就學生會的路向給意見,又何需依靠選票,或者苦候大事情發生召開諮詢會。最近學生會候選內閣正在進行諮詢,候選幹事會提議延長校巴服務時間、科學園入口延長開放、每座大樓設飲水機、ITSC雙面列印減價、延長藝墟時間等,不如都考慮下參與給予你的寶貴意見啦!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