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chan mel
採訪:chan mel、Echo

秦晞輝,候選中大學生會幹事會會長,政政系二年級,勁瘦,頭髮微鬈,代表今屆幹事會候選內閣接受訪問。開頭比較見外,講嘢略見官腔,開口埋口「校園民主」、「同學參與」。記者於是決定由比較個人嘅問題開始破冰,問佢點解想上莊。他說到以前的女朋友。「她那時剛巧住大學裡,我們常常談到大學環境。我對中大有些很好的想像,覺得應該有學術氣氛。讀完中學,入到大學發現了『真相』,很失望:這裡的人只顧追GPA。」

佢上莊原來又關朱凱迪事:「暑假去了幹事會O’Camp,朱凱迪來中大搞導賞團。他沒有說錢穆點點點,而是講中大的空間。他說百萬大道太grand:太宏偉的場地其實不利溝通。所以百萬大道雖在大學中心部份,但不能聚到人氣,只是一條大通道,有些人流在走來走去,走讀的同學覺得很疏離、沒有歸屬感。大道旁的石椅,都是橫排不是對排或者打斜角,根本不利同學坐低傾偈。」

「那時開始覺得空間規劃好緊要。如果行動會帶來改變,我想改變。」

大學無蛇宴:幹事會vs街坊福利會

莊名叫「同行」,其中一張宣傳海報,是兩對在火車軌上並排的腳,強調著重與中大同學溝通;記者偷笑:係咪喻意與同學隻腳一齊被火車輾過?

「其實而家同學都知道了,大學入面都要同人不斷競爭,就算做左勝利者,都要付出好大代價;出來咪一樣供貴樓。」時代巨輪輾過,學位發水,幾十年前大學生幾乎保證發達,而家畢業出來,政府的就業計劃保證你有四千蚊。「所以我地想同學知道,大家覺得唔關自己事嘅『社會嘢』,其實根本就係同學嘅『福利』。近近地講,我地關心學生嘅grant/loan,同時批評地產霸權,呢D都係同學福祉。」
有種說法係,同學對大學學生會無咩期望,最緊要就係每年本記事簿靚靚地、影印平過圖書館、買原子筆A4紙有折就得,好似街坊福利會、最好就有米派、有蛇宴添。「同行」一莊似乎覺得唔應該想像到同學係咁功利。「如果同學個個都係咁諗,呢幾年嘅社會運動點會多左咁多青年人參與?」

講還講,同學受唔受先?幹事會政綱一向都正經八百,同時「悶」,或曰沈重。打開佢地政綱初稿,什麼「改革教務會」、「優化民主牆」、「全民退休保障」……想和同學溝通,是不是要換個語調?秦晞輝早有準備,在電腦上翻出政綱終稿,原來政綱已搖身一變成為Q&A形式,問你知唔知「响深圳分校上唔上到Facebook同高登?」,想講中大深圳起分校嘅事——中港兩地其實有好多根本分別,都牽涉到中大嘅理念:咁多年來,對人文關懷、自由嘅堅持……與深圳「融合」時又如何自處?「同行」呢一莊,希望用同學明白的語言,去說與同學相關的事。

「有些機會不是我的」

說到大學的理念,「同行」認為,大學唔係一間公司,唔可以下下都話「商業考慮、商業效率行先」。「好似而家中大大興土木,但設施好差,幾間新的教學樓蠢到連飲水機都無;但係幢樓就用地產商命名。最近TCW就變左李兆基樓、BA個邊有鄭裕彤樓。」

well,其實呢,馮景禧都係地產商、梁球琚係銀行家喎,如果有錢人肯豪幾億出來整間新書院、只為掛自己個名係牆上面,同學又因而有新設施用、大學又有政府嘅配對捐款,咁有無問題呢?秦晞輝覺得,時代唔同左:「以前D人講李嘉誠,當係偶像,話努力就會好似佢咁發達。以前大家覺得呢種制度合理,而家大家都知道,呢D機會唔係我地嘅,大家都對呢D嘢敏感左,而家唔係只係有錢捐就大晒。」

砍莊

上月傳有同學另行組閣砍莊,雖然而家告吹,記者比番上一期《學生報》秦晞暉睇下,叫佢評論下「對面莊」。佢就覺得另一莊同學講嘢略嫌「唔實淨」,來來去去只係話「比同學一個選擇」,但係個「選擇」嘅內容係咩嘢?

記者例牌問下佢地,十四年來第一次幹事會砍莊,當時心情係點。秦晞輝話,當日正午十二點截止報名,「同行」成莊人交左表就坐係度等,見到有人入來就杯弓蛇影以為有人來交表。結果竟然砍莊不成,準備左咁耐,鬆一口氣之餘有少少失落,因為都覺得砍莊有機會比大家辯論下理念。「話晒都係想同學關注校政同埋社會啫。」

不過咁喎,有傳另一邊莊同學想話引入大型連鎖店購物優惠、甚至想係中大引入Starbucks,都好「實淨」噃?對比起來,「同行」嘅政綱就堅持要「支援女工同心合作社」,苦口婆心話「合作社女工之間平等合作,民主決策,體現工人自主的理念」。咁樣是不是貫徹中大「薯嘜」風格?

但係對住出面「萬般過去亦無味但有領匯留下」的千篇一律苦悶商場格局,女工合作社固然根本就係型;更重要係,面對社會百變風潮、沉穩地堅持擇善固執,在大學入面堅持記懷工人利益、與社區入面每個人同行,先至係大學之道?

將畫面拉闊:歷史的厚度

中大學生會幹事會歷史悠久,乜人都有。信報總編陳景祥、「鼠王」梁美芬、匯豐大班鄭海泉都係老鬼,近D年代嘅,好多幹事會老鬼都投身左環保、勞工等社會運動,去年黃永志同周澄仲組成大專2012參與五區公投。學生會同六四事件關係緊扣,八九年幹事會更有派同學去北京參與事件。每一個幹事會人,都係站在豐厚歷史嘅前端,希望為民主、為人的尊嚴和自由努力。

不過講多無謂,都要係肯投票先得!參與式民主囉喎,又梗唔係只投票咁簡單,最起碼請去攞份佢地嘅政綱睇下,去下佢地嘅諮詢會踩場,辯論/嗌交/行動/改變。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