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蘇
近年來中大各間書院的宿舍都設有保安拍卡系統,要求宿生於出入大門時以中大通(CU Link)拍門開鎖,方可進入。再加上大門的保安把守,保安工作大概已做得不錯,一直以來都沒有同學對此不滿的說法。

源來自有因
但和聲書院引入一嶄新的智能保安系統,下月開始於宿舍內陸續試行,而其系統與其他宿舍相比則嚴密得多。此事其實早在上年已有徵兆,上年和聲書院宣佈安裝智能保安系統;於今年暑假則為所有和聲同學拍照和製卡,到了拿和聲卡的時候,更要簽名作實,當中更把一些條款與拿卡時所簽的通告捆梆。

新系統.新特色
至於和聲的新智能系統與其他宿舍到底有何分別? 據老胡理解, 分別主要有三: 一是和聲宿生出入宿舍時所用的並非中大通, 而是一張書院特製的「和聲
卡」; 二是和聲的出入現在不再使用門口拍卡機, 而改用全新的「入閘機」。宿生進入宿舍時需於入閘機拍卡,在離開宿舍時也要拍卡,換言之院方完全掌握了所有宿生的出入宿舍時間;三是除了大門以外,連房間門鎖都換作了智能鎖,宿生開門都要拍卡,院方進一步對宿生行蹤進行監控。

但最可怕的是,對於這些出入資料,和聲院方更直接說出其用途不止用於保安理由,而是用來監控宿生會否帶來訪客逾時逗留於宿舍內。和聲院方曾明言,只要用了這個新保安系統,屆時宿舍就不需再「打蛇」,只要查閱大門宿生進入時的登記,則一目了然,然後則能打電話至帶訪客來的宿生房間,「通知」他要離開,減少「打蛇」對同學的不信任感。

不打蛇聽起來是件美事。但認真想想,當你攜帶了一位至友回宿短聚,一時玩得興高采烈時,有人打電話來宿,告訴你,訪客已過了逗留時間需要離開,你會有甚麼感受?
老實說,我馬上想起監獄的探訪時間。

保安為名,監控為實?
現在的情況是,宿舍才剛剛建好,保安還沒有出現過問題,院方就急著要加強保安,同學也就糊裡糊塗地被院方蒙混過去。只怕到最後還沒有出現保安問題,宿生自由已經被剝奪得七七八八。

這個將會是中大宿舍監控學生有史以來最嚴厲的發展,院方宿舍不但掌握著宿生的進出資料,更明目將膽的以此來控制學生的宿舍生活。更令人堪憂的是,既然院方能夠明目張膽的使用這些資料來逼使宿生的訪客朋友離開,就難保他們會否用作其他用途,那個時候宿舍將陷入一片白色恐佈的氛圍之中。至於其他宿舍又會否以和聲宿舍為「榜樣」,以保安為由,限制同學自由為實,進一步加強對宿舍的監控呢?如此嚴密的宿舍「保安」於中大出現還是頭一回,此例一開,後患無窮,屆時各宿舍將可以明正言順的以和聲宿舍作為加強「保安」的理由。

方便與私隱以外的考慮
除了方便等問題以外,還有更多方面值得我們考慮,一個宿舍的氣氛應該是怎樣?不難想像,在一間出入都要經入閘機的宿舍內,還有誰能住得舒適自在,把這當成是家居?這顯然與大學自由風氣,宿舍自在的感覺有所違背的。當你走在一間所有房門都鎖上的宿舍,與一間房門大開的宿舍,這氣氛和感覺是不同的。道理就有如重門深鎖的宿舍大門與夜不閉戶的大門一樣。

在方便與私隱以外,宿舍氣氛與保安等問題的互相影響,亦應是我們考慮之列。到底我們要的是一所怎樣的宿舍?

不如院長入宿住下
由此事進一步想,在缺乏足夠同學的討論下,院方便決意引入如此嚴密的保安系統,顯然忽略了宿生對理想宿舍的意見。宿舍,作為同學共同生活,共同學習的地方,不論保安還是宿規都是應交由宿生決定的。共識的結果或許是同學認為應加強保安,或許是嚴禁非宿生進入宿舍呢。這些都應該交給宿生來決定。住在宿舍以外的高層又憑甚麼指手劃腳,為宿生下了一切決定。院方高層這麼喜歡嚴密保安,那不如叫他們試試在充滿入閘機,一切行跡被監視,友人探訪逾時則被「提醒」的宿舍居住,看看他們有甚麼感受?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縱使院方堅拒把宿舍權力交回宿生。最低限度,拜託院方放下身段,真正諮詢一下宿生對於宿舍的意見。只要院方真心誠意,表現出願意改善的
姿態,和聲的同學們想要甚麼,不想要甚麼,自會一一揭曉。

不止和聲,我相信,這亦是廣大宿生一個最卑微的願望。

分享至:

迴響

  1. CU 說:

    一句到尾,屈蛇者將屈蛇視為合理行為,將問題、責任推卸予保安系統!

    1. runreadstudent 說:

      作為一個經常屈蛇嘅走讀生,真係想回應幾句
      聽返黎對於屈蛇嘅憂慮多數有兩個,一係保安問題(如偷竊、偷窺),二係資源問題(無俾錢但用水電資源、太多人會導致環境擠逼)
      關於第一點,呢個係普遍人嘅心態,外來人硬係比較危險(但又無證無據-口-),唔通本身住係度嘅就100%好人,所有衰野都係外來人做咖咩…
      講第二點,其實依家好多宿都有蛇飛,即係俾左錢,同埋有管制,就唔有資源問題啦
      再講返我本身嘅諗法,我同我屈果間宿嘅人、果層關係都幾好,有時仲會一齊睇波夾份叫豆大。其實只要住果度嘅人都無反對,咁屈蛇又有咩問題呢?保安有咩理由要趕人走?
      我又真係想聽下你點解咁反對屈蛇啦。

  2. cat 說:

    想問,你所寫的東西有何憑據? 作為一位香港式八挂新聞記者,你也真不差.
    有些內容失實
    EG,院方無指 出入資料會作為打蛇之用.
    筆者言辭過激和偏頗,不中肯的報導.

    即便用意是想 提出宿舍應有一個和諧而開放.自由的環境給宿生(我猜),也應小心推論.

    1. J 說:

      你好,我是本文作者。

      文中有關資料,我是憑據著採訪了數位和聲書院的同學並加以驗證所得,謝謝。

      關於你所指的內容失實部分“院方無指 出入資料會作為打蛇之用”。我相信你對此有所誤解,我並沒有指院方會用出入資料作打蛇之用。上文有指:

      「但最可怕的是,對於這些出入資料,和聲院方更直接說出其用途不止用於保安理由,而是用來監控宿生會否帶來訪客逾時逗留於宿舍內。和聲院方曾明言,只要用了這個新保安系統,屆時宿舍就不需再「打蛇」,只要查閱大門宿生進入時的登記,則一目了然,然後則能打電話至帶訪客來的宿生房間,「通知」他要離開,減少「打蛇」對同學的不信任感。」

      答案顯而易見,我從來沒有指責院方會用出入資料打蛇,反指院方能用有關資料,以行政手段「減少打蛇」。煩請細閱內文,切勿曲解原意。

      本文的論點都是基於和聲院方現有措施所作出的合理推測。如閣下認為文中有「言辭過激和偏頗,不中肯的報導」的話,煩請指出。

      至於本文推論,歸根到底我都只是希望指出,宿生作為宿舍的主要使用者,有關宿舍規則也應主要交由宿生決定,而非交由書院高層專橫武斷的決定宿舍一切規矩。

      以上回應未知能否為閣下解惑?

  3. polyu 說:

    理大一向如此,問題不大

    1. J 說:

      曲線乎?

      如非曲線,其他大學的宿生如何看待其權利和宿舍生活,我們未能管及。惟身為中大的一分子,面對宿舍內的私隱及自由日益被打壓,院方橫蠻專制,漠視民意的手段則不能坐視不理。

  4. J 說:

    “一句到尾,屈蛇者將屈蛇視為合理行為,將問題、責任推卸予保安系統!”

    你好。我是此文的作者。我相信文中此句已回應了你的說法;
    「宿舍,作為同學共同生活,共同學習的地方,不論保安還是宿規都是應交由宿生決定的。共識的結果或許是同學認為應加強保安,或許是嚴禁非宿生進入宿舍呢。」

    我在此文反對的並非是屈蛇的對錯的問題,而是針對院方對宿舍獨斷專橫的管理方針,而並沒有好好諮詢身為宿舍的主要使用者﹣宿生的意見。正如文中所說,而這個問題亦並非只和聲存在,而是廣泛存在於其他書院宿舍之中。

  5. 路過 說:

    點解你唔直接訴求? 男/女生有必要同宿,以解決人類與生俱來既生理需要合法化
    (你懂我說什麼的)

    1. 說:

      洗乜咁隱悔啊,我直接答你,我就係唔覺得男女混宿有問題,唔覺得扑野有問題。

      不過呢篇文黎講,你就真係捉錯用神啦。講性別友善宿舍可以有排講,呢篇文要批判嘅係院方家長式管治,導至宿生全無自由可言。

      將所有關於宿舍自治問題唔問因由而立即扣連上性愛,真係唔知邊個淫邪啲。

  6. 路過 說:

    現實問題是:
    合則來,不合則去
    不認同宿規,大可以選擇唔住,
    到時點自由做乜都無人可以管
    既然寄人籬下,仲邊到會有得你SAY呢!?

    1. J 說:

      這位同學選擇屈從於強權之下是你的選擇,
      但請不要把屈服說成是理所當然的事。

      書院有責任為同學提供一個理想的宿舍環境,而並非可以任意妄為,然後拋低一句:「規則就係咁,住就住,唔認同就唔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