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鍾穎

風波裏幾道漩渦,「反對中大學生會聲明」的聯署者齊道「中大學生會不代表我」,有的甚至質疑「學生會的理智思維還在嗎?」[1]。該行動要求幹事會撤回聲明,惟聯署發起至今,仍久未見幹事會回應民意。而且,反彈該是意料中事,排拒新移民的浪潮愈演愈烈,逆潮而上,應預好捱罵,為甚麼他們要發表聲明呢?種種疑問下,我們相約幹事會會長鍾耀華(Eason)作訪問。

反覆細讀聲明,當中要點有三:1)政府設限理據不足;2)增加支出微不足道和3)家庭團聚為人權,缺乏經濟保障(綜援)的人權並無實際意義。

批評兇猛 始料不及

幹事會在聲明中表示支持判決,並略提爭取單程證審批權的要求。問到預期反響,Eason只感嘆「其實冇諗過反應會咁大.」,不是沒料到有人反對,只是想不到批評會如此激烈。他說,在草擬聲明時,幹事不是沒有顧慮同學的想法。幹事會一向多為社會事務發聲,如協辦「和平佔中」中大商討日、就「電視發牌風波」一事發表聲明等,均有不少同學支持或聯署,認同幹事會抱持的價值,而今次只是基於一貫原則發聲。他們草擬聲明時,亦有慮及同學因單程證審批權不在香港,而對判決心存疑慮,故在聲明中增添「爭取審批權」的訴求。

聯署要求收回聲明,幹事會未有回應。到底幹事會諗乜架呢?「成件事仍然有好多討論空間(很多同學都沒有表態),我地唔想件事變成幹事會與中大同學兩個陣營的對壘,咁見學生報都有向同學邀稿,可以畀同學多D空間去表達唔同意見。」Eason解釋。

聲明冇代表性?

不少聯署同學留言指「中大學生會不代表我」,斥責幹事會擅用名義扭曲了同學意願。一石激起千重浪,幹事會的代表性問題再次被激發。

問及當初為何以中大幹事會署名發表聲明,Eason細想後逐一回答:「首先,有關title的問題,對外聲明一向以中大幹事會既名出。」而且,過往(莊期內)亦未曾有同學批評此做法。「我地既決策過程,一向先由幹事出聲明,然後開會通知,全員endorse(支持)就通過發表。」

那麼有沒有嘗試處理代表性問題呢?例如網上收集民意,才再決定發表聲明與否。「當初同學投票已經endorse左我地行動。如果每次行動前先收集意見,有時會錯失時機。」就目前輿論形勢,不難料同學反彈,今次的做法未免魯莽。Eason補充說,「呢件事係好debatable,下次遇到具爭議性既事會多多收集同學既意見。」

喂,你政綱冇講喎

反對者的另一項理據,是幹事會未有將「新移民福利」的議題放入政綱,故聲明未獲同學授權。對於這項指控,Eason翻出政綱,「其實我地既經濟觀寫明,一個社會應保障當地居民,只要佢有需要既話。而唔係用一個數字(七年)去評核佢可唔可以得到。」而且,只要幹事會的行動發言與政綱沒有衝突,也不見得違反承諾。

同時,他否認學生會與同學意見極為分歧,他舉例解釋,九月開學時,學生會售賣布袋、七一拉隊遊行、以至反對梁振英出席中大晚宴的示威,都頗受歡迎及支持。學生會的合法性源自選舉,同學認同政綱,認受幹事會上莊後據之行動,當然有部分人以反對票表達意願,「但唔見(投票時)有好大既反對聲音」。

分歧不大? 咁經濟審查呢?

回到聯署者的政綱,Eason說:「我唔覺得(大家的想法)有咩大分別。睇返要求,其實同學都係支持拎返審批權同尊重判決。」筆者卻不認同,反對者還提倡港人優先原則,蘊含新移民的需求應為次要考慮的意思。對此,Eason認為港人優先不適用於綜援上,「係呢件事上面點樣優先法呢?綜援(撥款)唔係固定金額,有需要就拎得,冇話邊個搶邊個,香港人同新移民都拎得。唔存在搶,唔存在香港人處於次要位置呢件事。」

反對者的另一主張:移民應加入經濟審查。Eason對提議不予否定,只是認為家庭團聚的移民不該設有經濟審查,因團聚作為一種權利,不應被經濟狀況限制。否則會出現荒謬結果:有錢人才值得家庭團聚。

這次事件遺留幾個問題:到底如此時機發表一份如此「debatable」的聲明,孰好孰壞?代表同學的學生會(三莊)該何時發聲?又應「去到幾盡」?這些問題與同學息息相關,值得深思。

[1] 其實中大學生會,共有三支莊,分別是電台、學生報及幹事會。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