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9/22

午夜即時:誰的空間?

凌晨零時四十五分,有中大同學在百萬大道上打麻雀。學生報編輯經過,與有關同學閒談。查詢期間有保安人員巡邏經過,要求記錄同學學生證資料以證明中大學生身份,及表示會轉交保安處處長處理。同學一度拒絕提供學生證作記錄,保安隨即報警。

同學多次欲向保安員了解所違反的規則,但保安員最終只能以同學行為「不尋常」及違反上司的指引作解釋,堅持要記錄同學學生證資料,並建議同學在辦工時間內向保安組處長跟進或向書院查詢有關章則。查詢下,保安員同時指出一些需要記錄的活動,例如是打撲克、踩滑板或風火輪。他解釋校方附予他們權力檢查同學身份,記錄上述各活動、並有權在學校開放時間外要求校外人士離開。

同學認為保安員未能明確引用所違反的中大規則,故一度拒絕提供學生證作記錄,只同意出示學生證證明中大學生身份。引述同學所言,當晚活動不涉及賭博性質,中大似乎亦無任何條例明確禁止於本部校園打麻雀。

在場六位同學雖然有人不同意被記錄學生證,但理解保安人員無法即場解釋規則,亦同時受制於高層指示,故最終亦交出學生證供保安人員作記錄。保安人員在記錄同學資料後取消報案。保安隨即離去,同學也沒有雅興打麻雀。過程之間,同學不斷就空間和權力進行討論,其中有同學談及這並非違反規則與否的問題,而是空間使用者能否平等協商空間使用的問題。他們亦反思這些情況一旦在社會出現,恐怕一般人沒有反駁質疑的機會。

 



「麻雀事件」系列:

【百萬大道的可與不可——記同學在百萬大道上打麻雀被要求登記資料】
【百萬大道打麻雀系列:百萬大道乜活動都唔搞得(除了校方批准)】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