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繆拉
前言
自 2012 年經濟危機、自治權收窄等一系列因素,加泰隆 尼亞追求獨立的聲音不斷,在 2014 年獨派政黨舉行了諮 詢性獨立公投,高達 8 成選民支持獨立。在 2015 年加泰 隆尼亞議會改選,獨派政黨 (Junts pel Sí) 大勝,在 11 月 9 日加泰議會更以 72 比 63 通過決議,推出一個為期 18 個月的獨立計劃。今年 7 月加泰政府宣佈將於 10 月 1 日 舉行獨立公投,若然成功,加泰隆尼亞政府將會於 48 小 時宣佈獨立。由追求自治到獨立,如今更離獨立只有最後 一里路,加泰隆尼亞到底經歷了甚麼?
三百年來的歷史因由
要訴說加泰隆尼亞獨立,必先由加泰隆尼亞歷史說起。 1150 年亞拉岡聯合王國成立,成為今天加泰人國家想像 的理型。及後於 1469 年與西班牙王國合併,這時候的亞 拉岡王國尚有自治,但在 1714 年西班牙頒發了《新政赦 令》,解散加泰政治機關,剝奪加泰人行政、財政、經濟 自治權,自此加泰隆尼亞人成了亡國之人,後來加泰政府 在 2014 年更將 1714 年訂為亡國之日。其間加泰隆尼亞 人雖然經歷了拿破崙入侵,因為要對抗法國而對西班牙有 一定的身份認同,但後來的工業革命重新令中產階級對加 泰的民族認同增加。一戰後,加泰隆尼亞人更受威爾遜的 民族自決原則啟發,追求獨立。及後加泰隆尼亞先後經過 1923-1930 年的里維拉獨裁時期和 1939-1975 年的佛朗 哥獨裁時期,但加泰隆尼亞人的民族認同沒有被獨裁政體 毀滅,這歸功於他們長期以來的文化抗爭。
加泰隆尼亞先後面對兩段獨裁統治。在 1923 年里維拉 政府上台後,行軍政統治,解散自治政府,宣佈民族主 義政黨為非法,禁止加泰語,逼使當時加泰隆尼亞運動 獨立者流亡海外。直到里維拉在 1930 年下台,加泰獨 立運動才得以重新開始,加泰隆尼亞在西班牙第二共和 得到一定程度自治。但 1936 年佛朗哥叛變發動內戰, 並在 1939 年勝利後建立中央集權統治。1940 年當時的 加泰政府總統康柏尼被佛朗哥處決,數千名政府人員遭 監禁、處決,總計有三十萬加泰隆尼亞人流亡海外。另 外佛朗哥為重建昔日卡斯提亞的帝國榮耀,將西班牙語 列為全國唯一語言,所有有關民族情感之書藉、雜誌均 無法出版,加泰語的商店招牌、墓碑、街道名牌也被拆除。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佛朗哥時期,加泰隆尼亞有不少佛朗哥銅像,在西班牙 實現轉型正義後,清拆了不少。

加泰隆尼亞人面對如此強烈的民族壓迫當然作過反抗, 在 1950 年代加泰人曾經武裝反抗,但均以失敗告終。 後來加泰人看準了戰後佛朗哥因為需要和美國打好關 係,被迫少量開放文化政策,於是將加泰運動轉至文化 面向。1961 年工業家、銀行家和律師組織「Òmnium Cultural」,舉辦文學比賽、教師培訓及宣傳加泰語; 另外在地方教廷支持下加泰人開展「新歌運動」,以英 美流行曲形式,創作加泰語的歌曲;還有「童軍運動」 吸引當地青少年學習加泰語。[ 註 1] 一切只為保護加泰人的民族意識和文化傳承。結果在 1975 年佛朗哥逝世, 獨裁政體在西班牙落幕後,加泰人馬上要求更大自治 權。在 1977 年,有過百萬名加泰人在巴塞隆拿示威要 求自治。


重臨的西班牙中央集權主義與經濟困境
西班牙在佛朗哥時代過後步入民主轉型,加泰隆尼亞人 的自主之夢似乎稍見曙光。西班牙在 1976 年有民主的 議會選舉,並在 1978 年頒布新憲法,當中明文規定「西 班牙奠基於國家統一與各民族所組成的區域自治」,雖 然憲法第二條指明「西班牙為西班牙人民所共有且不可 分割的祖國」,不允許分離,但給予一定自治權。

1979 年,西班牙政府更通過《加泰隆尼亞自治章程》 確立加泰的自治地位。及後經歷 2006 年的《歷史記 憶法》,否定佛朗哥政權的合法性,實際行動包括將 佛朗哥時期的銅像清拆,禁止在紀念佛朗哥地方作政 治活動、接回當年因白色恐怖流亡海外者、賠償予受 害者等。似乎加泰隆尼亞的自治之路已劃上完美句號, 但在 2011 年西班牙出現中央集權主義和經濟危機的 使加泰人不得不思考獨立可能。

2012 年的全球經濟危機後,西班牙陷入經濟崩潰和失 業率上升。在 2015 年,加泰隆尼亞作為佔全西班牙 國民生產總值五分之一。因為西班牙經常要補貼其他 經濟開發度較低的地區,加上國家經濟崩潰,加泰人 便有感於受西班牙的財政問題拖累。經濟自主成為了 他們希望獨立的一個重要的理由。

 HCN

1977 年,有過百萬加泰隆尼亞人在首府巴塞隆拿爭取更大 自治權。

前途未明的道路
如今,獨立只剩下最後一里路,只要 10 月 1 日的公投 通過獨立議案,加泰隆尼亞政府將會宣告獨立。但獨 立與否還是存在一定暗湧。首先是一系列關於經濟的問 題,獨立過後加泰隆尼亞不再是歐盟的成員,需要重新 加入,但西班牙作為成員國必然會反對加泰。西班牙政 府已多次表示公投有違憲法,而有些公務員雖表示支持 獨立,但亦擔心失去工作。加上西班牙經濟開始恢復, 使獨派公投再增變數。

另外,最近加泰隆尼亞發生的恐襲也成為了統獨兩派之 間的角力場。恐襲過後,西班牙國王費利佩六世和首相 拉霍伊馬上訪問當地,參與悼念集會。其後統獨兩派更 展開輿論戰,《國家報》(El País) 的社評表示要應付恐 襲必須透過國家有效協調,希望加泰隆尼亞獨派認清現 實,與西班牙政府團結一致。[ 註 2] 而獨派作家 Bernat Dedéu 則指出加泰警方的救援成熟程度足以證明自身是 個國家。[ 註 3] 到底加泰人會認為自成一國還是團結一 致更好,仍是未知之數。

加泰人走過三百年的滄桑和波濤洶湧,如今距離獨立只 有一步之遙,到底他們會何去何從?

註 1:吳凱宇:《加泰隆尼亞的自治啟示》,蘋果日報 2017 年 7 月 18 日

註 2:EL PAÍS ,Atentado en Barcelona ,19-8-2017
https://elpais.com/elpais/2017/08/17/opinion/1502994383_082737.html

註 3:Bernat Dedéu , seven hours of independence http://www.elnacional.cat/en/opinion/mossos-independence_183957_102.html
參考資料: 

卓忠宏:〈多元文化主義與族群認同〉,見於《當代歐洲民族運動:從蘇 格蘭獨立公投到克里米亞危機》

郭秋慶,2002,《西班牙中央與邊陲的衝突──論加泰隆尼亞族群政治的 建構》,成大西洋史集刊,Vol 10,pp.139-159

吳凱宇:《加泰隆尼亞的自治啟示》,蘋果日報 2017 年 7 月 18 日

Conxita Mir, "The Francoist Repression in the Catalan Countries" CATALAN HISTORICAL REVIEW, 1: 133-147 (2008), pp.133-147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