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奇翼鳥

對於西藏,雅虎旅遊網站有這樣的介紹:

「處於世界屋脊的西藏,被許多人視為神秘的地方,親手揭開這層神秘的面紗,親眼目睹面紗後的迷人風采,是許多人渴望的。」
以前,西藏於很多人來說,只是一塊充滿異地民族風情的土地,還有隨天然環境而來的落後印象。而「世界屋脊」是甚麼,其實沒多少人知道,只知上面可能有沙漠可能有珍禽有異獸。而就因為有這麼多的「可能」,所以它「神秘」、難以觸及。

一些年後,因為大陸的強勢宣傳,我們的腦袋多了「西北大開發」、「青藏鐵路」等的進步印象,這片神秘、落後的土地彷彿文明、富裕起來。

西藏成為新聞焦點後,它好像沒有以前般陌生。香港人每天所接收到的新聞不斷重複,但當中不少「西藏關鍵詞」,如流血衝突、騷亂、陰謀等,都跟以往的印象完全相反,西藏被表述為民智未開的蠻夷之地。不管 有 甚麼原因,動手動腳就是不文明,穩定和諧最重要,況且大陸已投入了大量資金以振興西藏經濟,這班野蠻人還怨甚麼?於是鎮壓變得合情合理,不需要原因。

大家似乎都懶得去問,高喊西藏獨立的人為何明知必遭壓制仍要冒險反抗,總之喊獨立就是意圖分裂國家,就是漢奸。但假如連藏、漢本為兩族也搞不清楚,又不嘗試去了解藏人受到怎樣的壓迫,我們又憑甚麼去加強暴力鎮壓的合理性?

西北「大開發」? 

大陸投入大量金錢於西藏倒是沒錯,從鄧小平時代開始,北京治藏的思路重點一直是發展經濟。他提出衡量西藏工作好壞的標準是「關鍵是看怎樣對西藏人民有利,怎樣才能使西藏很快發展起來,在中國四個現代化建設中走進前列」。據調查,近數十年是北京在經濟上給藏人最多好處的時期,如九七年北京給西藏的財政撥款是七八年的七倍。按照西藏自治區九七年的人口計算,北京平均給予每個人一千四百元1,而當年中國至少有五個省(甘肅、陝西、貴州、雲南、青海)的農村人均收入低於這個數2,但這些錢有沒有實實在在地落到藏人手中呢?

二零零五年,在香港成立了「中國西藏兒童健康教育基金」。宣傳小冊子 3 劈頭第一句就是「西藏是中國最貧困的偏遠地區之一,當地經濟發展遠低於國家水平」。這是甚麼一回事?北京給的錢都到哪兒去了?答案相當明顯,就是落到貪官手中。據一位經常往西藏工作的朋友形容,就全國範圍來說,沒有人比西藏幹部更貪,內地為人詬病的貪污問題,在西藏至少要嚴重個幾倍,而據說這些幹部往往會貪去一半中央給西藏的撥款。唉,山高皇帝遠啊!

除了貪腐問題,經濟開發所造成的環境破壞,也是令藏人無法忍受的。五十年來礦藏資源的瘋狂開採導致了西藏生態失調。在開採過程中,大量的草甸被破壞、大片草原出現嚴重沙漠化現象、十多年來僅從阿壩運往內地的木材就可環繞地球十三圈、四千多個湖泊現已乾涸了一半、過度捕魚使青海特產湟魚數目大減、冬蟲夏草量只餘下七十年代的百份之十……而青藏鐵路通車,更是讓中國能更大規模地開採西藏地區的資源。

對於相信萬物有靈的西藏人來說,山水草木動物皆是保護其民族的保護神,無論破壞自然生態可帶來多大的經濟利益,對於重視來生而不是現世的藏人來說,慘痛程度簡直等同被挖掘祖墳。

屢敗屢戰的宗教抗爭 

從上文可見,藏人的生活中心並不在於物質金錢。藏人絕大部分是藏傳佛教教徒,其成佛之路最重要的就在於皈依上師,而達賴正是藏人的上師。他是藏人心目中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他代表的是維繫西藏五百多年的達賴活佛體制,而不是一個單純的個人,在西藏宗教中有著極崇高的地位。在西藏的寺廟甚至街頭,隨時都能聽到祝福達賴喇嘛的祈禱、所有寺廟和多數藏人家中都供奉著達賴像,並每天對其朝拜。每年還有成千上萬的藏人冒著被邊防警察槍殺的危險翻越喜馬拉雅山脈,到印度投奔達賴喇嘛。而根據一位在西藏考察多年的人類學家所說,藏人普遍重視靈性生活多於金錢,有些地方的牧民普遍更以收入的百分之二、三十,甚至百分之 五、六十捐給寺院。

到衝突發生後,當地政府更展開了為期兩個月的「愛國教育運動」,通過電視節目和群眾教育會議等形式,進行「統一思想、反對分裂、深化對分裂主義的鬥爭」的教育。官方工作小組深入各個寺廟進行政治宣傳和教育,民間藏人社區居民也常被召集開會,強逼聲討「達賴集團的罪行」。而當中一項「愛國教育」活動,是在西藏學校和政府辦公室裡,要求每個人寫出有關三月十四日「動亂事件」的文章,並且必須極盡所能地抨擊達賴喇嘛。官方「西藏日報」報導甚至寫明,「愛國教育」的成果將作為中央「評估地方幹部和黨員的表現」的標準。

其實,中央早於九六年便開始對僧侶灌輸「愛國思想」,目的是為了淡化達賴在藏人心中的影響力。當年,中央下令收繳和銷毀達賴像,最終引起各寺廟的激烈反抗:幾百名僧人砸毀了駐寺廟的警察機構、拉薩多間寺廟停止宗教活動、關閉寺屬學校、反鎖寺廟大門以進行抗議。

可惜,抗議並未受到應有的理會。自此黨官和公安就進駐了寺廟,僧侶進廟得接受審查,不少僧侶被趕出寺廟,遣送回鄉,還有一些被關進監獄,而留下的僧侶則必須公開表態反對達賴。此外,官方不但制訂了寺廟活動的規章,到最近甚至連活佛轉世都須由黨決定,寺廟自主名存實亡,政府官員被安插進寺廟管理機構,任何決定都得由他們批准。

但藏人並沒有妥協,如大家進入西藏流亡政府的網頁,就可看見西藏幾乎每月都有大大小小的藏民反抗中央行動,甚至在三月暴力鎮壓後仍然不絕。

野蠻人? 

面對種種如此強勢的壓迫,藏人並沒有退縮,他們敢冒被抓的險而站出來說出並推廣自己的意願,且屢敗屢戰;由於對自身民族的情感,願意付出生命逃離西藏,以承傳其文化、語言、宗教。雖然西藏沒有香港那麼「文明發達」,但藏人相比起滿足於「經濟穩定,和諧安定」這假象的我們,更願意為民族付出、比最多只懂空喊民主口號、閒時參加遊行燭光晚會的我們,更願意身體力行地實踐民主。回歸前仍然擁英的香港人,在北京奧運前痛罵支持西藏民族自決的人,是否應該反思一下,並對西藏民族取態有更多的尊重?

神秘的面紗背後,原來是一班敢作敢言、認真活著的人。

 

註:
1《中國統計年鑒.1998》,中國統計出版社,頁31、99
2《1998年統計年鑒》 , 見中國統計資料網:http://www.stats.gov
3 該基金的名譽贊助人為董建華,於零五年十月成立。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