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茂林︰《假如,我在浴缸中沉沉睡下》麥穗,2008年9月

文︰德
 

與此書結緣的緣起

從來對新詩的接觸都不多,沒想到竟認投了關於黃茂林新書的稿題,更沒想到其後聽到一大堆人名,什麼葉輝、鄧小樺、黃燦然、黃茂林,然後又是黃燦然、黃茂林……一時間頭昏腦脹,可知我對香港現今詩人的認識實在少得可憐。離開報社,仍是一片茫然,手中卻多了一本封面像是一般兒童書籍的新簇簇的書。回到家裡,於網上搜尋「黃茂林」,發覺那強勁的搜尋引擎,並不比我對他的認識好多少。沒辦法,以書評書,只得從眼前那本再真實不過的黃茂林的書入手,當揭開封面時,像是早已等著我去看似的,寫著:黃茂林,生於1975年中國福建省……新詩,並沒有將我這門外漢拒於千里。

甦醒?

《假如,我在浴缸中沉沉睡下》是書名,亦是藏於書中的一組詩的詩題。正如於浴缸中的沉睡,藏著的恰是思想、靈感醒來的一刻,是生命內在的躍動與自由。如作者黃茂林自己所說,他要追尋與對話的是赤裸裸的「我」。而裝滿了28度水溫的浴缸,就是一個最合適的平台。一個可以離開公司,離開人群,享受孤寂,沉浸於幸福的領域。

那種安全、快樂、舒閒感,「像一隻寄居蟹躲回貝殼內」、「宛如貓一樣躲在陽光下曬懶」。輕鬆得甚至可以想像自己於這浴缸中撒尿。乍看之下,或會覺得礙眼、突兀,其實這亦是作者的其中一個意圖,尤其是於文中突然插入一首關於一個內急的小孩,因所謂文明的眼光的逼視,而痛苦地於巴士上死忍著,不敢尿出來的詩作,就像於平靜環境中驀地匕首一閃,閃得刺眼。

人需要像躺於浴缸般舒適的地方,去安置內心的不可告人的意念、情感、秘密,去面對赤裸裸的自己,而非終日活在別人的眼光之下。然而,這,可算是悲哀?

在這寧靜的自我世界中,作者浮蕩著回憶、思考、探索。彷彿是從沉重的軀殼中抽離出來,清楚俯視過往的一切,作者想起了小時候於沙灘捉螃蟹的快樂,浴鹽的味道讓他想起當日的海水,童年的夢猶如沙灘上可以碰觸的柔軟的細沙。
 
「曾經在沿海的村落成長」、「曾經赤足跑遍整座村落」、「曾經蹲在墳墓捉蟋蟀」……曾經的曾經,都變成了童年的記憶。丟失了,才會再回到身邊,這是作者對記憶的見解。一塊塊記憶鏡片,於浴缸中尋回,重新拼湊其完整的生命。

在黑暗的浴室中,躺在浴缸裡,被28度的水浸泡著,生命開始甦醒、擴展。冥思生與死模糊的界限,在黑暗中看見死亡美麗的誘惑,不懼怕死亡,才可以感受無數生命的氣息。未知死,焉知生?或許在浴缸中沉睡得如死了一般,「想像死亡」,恣意釋放自己的思維,於溫暖的寧靜中拓開生命的境界。

  「我寧願在浴缸中沉沉睡去……
    但現在我醒了,我知道我醒來了
    我也知道,我已死去了」

生命是否可以安然的從這個世界中醒過來?這個問號,是響個不停的電話聲、「不可制止的笑聲」、「高速車輛剎車時發出的尖叫聲」,先向外彎,然後是pizza外賣佬不斷按門鈴、雪兒瘋了似的打破東西、廳內狗的狂吠,再彎回來,直接指向那一點,那一個浴缸,沉睡的人不得不醒。刻意安排這些驟然一現的內容,於整組詩中,使人感覺不適,等於在宣告那些現實中的聲音,於生命中,偶然刺痛我們。
 
簡析

從這書中可見,黃茂林的說理性較強,蘊含哲理性,哲理的問題大多難明,答案都是開放的,如此固然可耐人尋味,可解與不可解間,有時卻是不明不白,有時卻又似有時頓悟。越到後來,作者要說的話明顯很多,已是散文的句子,敘事的意味愈來愈強。

這本書最大的特色,便是在同一個題目下,寫下十數篇章,寫出不同的內容,不同的思想,從生與死的反思,對童年的憶記,由浴缸中得到的心靈的滿足,縱橫開闔,浮想聯翩,但又未至於跳躍得令人覺得過於玄妙,反而有一種經營的連貫,有一種延續的活力。
 
概言「假如在浴缸中沉沉睡下」的各篇章,無非是一種暫時遠離囂鬧,洗滌靈魂的社會性的警醒,處身於大都市中,看著那終日不眠,忙碌鑽營的人們,敏感的詩人大多會產生這樣的感觸。中國古代詩人──尤其是山水田園派──早已有這樣的醒悟。但又有誰能夠領略箇中意味?

如今黃茂林又發出了這訊號,只是舒閒之地從以往的自然之景,變為現代的浴缸,每一個城市人都會看過,可又有多少人有黃茂林那尖銳的體會?彷彿於《假》中,看到新詩的情況,聽是聽得不少了,肯投身其中,進一步去瞭解它的人,畢竟,不多。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