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
在展開本文之先,我們有必要作一些澄清。

不少讀者在閱讀過學生報之前評價城邦論的文章,以及二月號的預告以後,均指責我們毫不理解目前香港資源短缺、產房床位不足等等問題,只會一味鼓吹宇宙大同,任由雙非孕婦及新移民來港蠶食屬於本地人的資源。

學生報其實從來沒有說過這些話,請允許我們重覆一次:我們針對的是對來港內地人的歧視與偏見,而我們強烈反對的亦是這種排拒內地人的情緒。至於那些政策問題,我們應不應該收緊新移民來港的限制?我們應不應該禁止雙非孕婦來港?這些問題是迫切的,而且通通可以仔細斟酌,畢竟一個地區的資源有限,我們固不可能接收大陸整整十三億人。又或者,此刻我們應該坦白承認,在這些政策問題上我們只有指導性的原則。(詳見後文)

一邊是排外情緒,另一邊則是政策問題。回到陳雲的城邦論,我們必須承認在很多陳雲建議的政策上仍存在互相討論的空間(諸如移民政策、經濟政策、文化政策等等),可是歸根究底,陳雲的整個論說都是建立在美化香港英殖歷史,妖魔化內地人,然後培養排外的本土意識之上。這些助長排外情緒的觀點,就是我們堅決反對的地方。

以下將大幅引用陳雲的說法,並加以反駁。本文要與學生報其他文章協調,故不少遺漏的觀點可能會在後文補充;又及,若觀點與之前稍有重覆,見諒。

被美化的英殖歷史

既然陳雲認為香港要搞「城邦自治」,故此他必須說出香港在哪裡像「城邦」了。簡而言之,整整150 年的香港英殖時期(不計日治)都被陳雲壓縮成鐵餅一塊,只留下英國人孜孜不倦地帶領香港走出國際舞台的形象,在此香港的位置便被陳雲姑且稱為「城邦」。具體地說,英殖統治在陳雲筆下是甚麼一回事呢?論點太多無法盡錄,故只取較重要者。

「英國與香港殖民地之關係,在於互通有無……香港住民臣服於英國,除了輸入若干商業利益及政治權利之外,得來的是現代化經驗之傳授與自由之保證。」( 頁133)

在陳雲筆下,所謂現代化經驗包括人權、民主、法治、資本主義等等讓一個地區走向現代的條件。

「…英國帶給香港平民的最大好處,是得到學歷和技術提升,接通西方世界……各方面的英國標準(British Standard) 曾是香港進入國際社會、位列世界先進之林的扶手杖和推進器。」( 頁171)

「英殖政府除了引入自由及法治之外,也保證了中國文化在香港之生存空間及發展機會。」( 頁115)

全書對英殖歷史著墨不少,而其描繪亦多沿以上盛讚的風格。由此歸納,陳雲眼中的英國為香港帶來了國際地位、自由、文明、現代化、法治、經濟發展、文化保育等等等等。陳雲稱凡此種種英國的管治為「精細治理」。
這個印象,就是我們心目中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港英政府雖無代議民主,但辦事效率特高,治下香港具法治、廉潔、經濟發達、市民安居樂業,就算連基層也相信「只要努力就有機會向上爬」的獅子山神話。總會發生這個情況,每當我們嘗試為香港人建立某些值得自豪的身份時,我們就不得不回到八九十年代的英殖時代獲取一些文化資源。同一時間,英殖政府就變成了文明、開放、先進等等的象徵。

問題是,我們是不是應該將英殖歷史打成鐵餅一塊,並僅僅以八、九十年代經濟起飛時期的良好印象蓋過整整一個半世紀的香港歷史?陳雲在書裡幾乎完全回避了英殖政府對港人的壓迫,以及英殖時期的種種問題。譬如說,五十至七十年代裡,香港數以百萬計的低層工人每天工作十多小時,賺著最微薄的工資,面對通脹加價而又幾乎無任何社會福利保障,連細路仔都知的電視劇「獅子山下」、流行曲「半斤百兩」等等作品均呈現著草根階層的艱困生活,然而在書裡卻隻字不提。

其實,自六七騷亂以後英殖政府對管治感到壓力,從而被迫要改善社會福利,自此英殖政府的開明形象萌生,其中最重要的轉折便是七十年代的麥理浩時期裡增加社會福利及打擊貪污的措施。那麼,我們可以追問,到底自七十年代中期以後,香港的經濟迅速發展與英殖的統治方針轉變到底有甚麼關係?

複雜得很,而且涉及無窮無盡的爭論。我只提出數點想法:一,英國並非有意圖地採用不干預政策以促使香港經濟發展,事實上香港僅作為一個轉口港又無天然資源,不干預是最具效率也是唯一的辦法,而英國根本意料不到戰後香港的工業將會迅速發展;二,香港經濟發展有賴於出口主導的工業化,而這又源於當時國際開放的自由貿易;三,七十年代末以後世界金融業極速膨漲,大量國際資本流入香港這個地方,有利日後成為國際金融城市;四,政局穩定、勞工運動相對沉寂,亦有助經濟順利發展。總而言之,無論情況如何,也不可能像陳雲般簡單地化約成英國的「精細治理」。

另外有關文化方面,再舉一例。陳雲如此描述英殖政府的文化政策:

「英國殖民政府保存中華文化之中,頗有精微之處,有助形成香港的城邦文化……上世紀五十年代,港府採用粵語為香港官方的中文交流語,在電台、學校及公共場合使用。一九七四年,中文成為英文之外的香港法定語文,粵語是官方的交流語,公共場合的中文刻意古雅,以與大陸的白話文區隔。」( 頁88)

先不談戰前百多年裡英殖政府究竟做過甚麼「保存中華文化」的好事,陳雲一下子就將功勞交託英殖政府,簡直徹底無視了當年中文運動的抗爭。回看當年,法定中文運動最先由專上學生發起,1968 至1974 年間香港學界搞過中文運動委員會、萬人簽名運動,不斷去信及向英殖政府表達抗議,終於1974 年換來中文的法定地位。抗爭本要為中文正名,抵抗殖民地統治的語言歧視,現今試問陳雲這種歌頌英殖的態度,豈不讓當年投入抗爭的前人感到蒙羞?

我無意否定香港在八、九十年代的光輝歲月,但我們也不應憑此為整個殖民時期塗脂抹粉,而陳雲要如此粉飾英殖歷史,一如他自言的意圖,
他要港人認識香港的光輝歷史,建立自豪的港人身份。接下來可以走向第二步,以善良的香港人與邪惡的內地人作為對揚。

被妖魔化的內地人

中共固然是一個獨裁、專制的政權,同樣也是我們的敵人之一。可是,在中共政權以外,陳雲到底怎樣描述內地人的生活經驗呢?

「經歷六十年的暴政,特別是文革的道德大崩壞、公義大摧折,大陸人彷如活在不見公義的地獄。」( 頁045)

中共至今六十年,治下已經有幾代大陸人,故此:

「被中共殘害幾代的大陸人,都因為幾代人啞忍暴虐而扭曲本性,成為中共的合謀人。為甚麼中共可以統治中國,為甚麼中國人可以容忍中共的暴政,甚至那麼多中國人在面對六四屠殺的時候依然甘於忘記血案,繼續默許中共用思想洗腦來荼毒他們的子弟?……沒有人民的共謀,這種殘暴統治可能持續六十年嗎?」( 頁047)

因為大陸人不立時推翻中共政權,他們「啞忍暴虐」,故大陸全民都有病:

「大陸的問題,並不只是中共領導層病了,而是全民都病了。大陸人是一群在規則不明的扭曲環境長大的、經歷種種天災人禍的倖存者(survivors),每個人心中都有罪疚和怨憤。」( 頁135)

這種一下子將全部大陸人打成罪犯、瘋子的說法,幾乎與直罵「大陸人全都是狗」無異。如果我們問陳雲的理據在哪裡?他的回答是:「普遍性的社會判斷,基於長久的觀察及例證。大陸有極多的假貨、毒貨,路途見死不救,案例罄竹難書。」( 陳雲在Facebook 上的自述)

假貨毒貨、見死不救這些極端地不道德的事件當然不能原諒,但是,憑此就說大陸人全都是混蛋,那不就是太過份了嗎?想想,四川大地震時國內民眾空前團結,我們又應該怎樣面對四川大地震裡捐助災區,甚至到災區支援的民間團體及群眾?我們固然無必要將鳥坎村事件當作當代中國的革命,但我們又應該怎樣面對那些展現出高度紀律,行民主自治的村民?這些事情,難道都是出於「罪疚和怨憤」?

每個人口眾多的地方都總會有人做出一些不道德的行為,這是常識。隨街大小二便、殺人放火、為求暴利而不顧人命,香港也有,日本也有,歐美也有,全世界也有,難道全世界的人都病了?假如有一天某外國人打開報紙,看見香港發生了很多宗交通意外,他就對我們香港人說:「香港人都喜歡亂開車輾死人,全都是瘋子。」我們又會有甚麼反應?

另一方面,陳雲的「長久觀察」嚴重忽略了大陸人的其他地方。譬如談群眾抗爭,中國每年的維權運動、工人運動、示威抗議數以萬計;面對武警公安「維持秩序」,流血衝突數以千計,單論大陸群眾抗爭的戰鬥性──他們就如陳雲描述那般懦弱無能了麼?

豎立敵人,建立本土

妖魔化內地人,並以被美化的歷史建立起香港人身份,如此一來,敵我二分的陣營便確立了──邪惡的內地人與善良的香港人的族群對立。在此之上,陳雲亦得以高呼城邦自治的大計。自治之事、政策改良等等本可仔細討論,但此般基於歧視內地人的自治大計則不能接受。我們要區分清楚,究竟我們反對的是中共政權,還是中國人民本身?陳雲的答案很顯然是後者。如果各位看倌有讀過城邦論,很容易發現陳雲的很多論點其實並無
具說服力的理據支撐。他要讀者接受他的觀點,所依靠的不是理智上的說服,而是透過修辭的包裝,放大一些固有的印象,並藉此鼓動人們的情緒。陳雲的說法之所以危險,是因為他不需要大家深刻地反思問題本身,只需要將情緒導引至此,而現今就是排拒內地人的情緒。

分享至:

6 Responses

  1. Brian

    究竟我們反對的是中共政權,還是中國人民本身?陳雲的答案很顯然是後者。

    恐怕只是閣下看法

    回覆
  2. 不正

    陳雲是支持大中華最終一統的,難道保存自己的文化風俗就是排外…?中大沒了李天命,怎麼竟然變成這樣愚笨,作為畢業生,我不得不痛心…

    回覆
  3. ykc28

    啲人成日講港英年代,效率高,其實原因是佢地講英語,好多華人英語水平不高,唔識爭辯,所以做咗就算,就算現在都一樣,好多公司都會請個鬼佬守門口或對傳媒,這會減少好多麻煩,我小的時候,香港人是到鬼佬會驚的,相信現在都一樣。

    我亦親身體會過港英年代,高效率的事情,我行船時,船到香港,船公司有岸上支援維修隊幫助維修船上維修工作,船上的華人負責工程師(通常都是英、紐、澳白人做的位置),將工作交給維修隊,但維修隊話呢樣唔做,個樣唔需要做,呀支呀左,華人負責工程師終於搵個最低級的澳洲藉工程師(因為其他都是華人)叫維修隊做,佢地就即做,其實我地都覺得羞有這樣事情,不過香港直到今天重有好多奴性好重的華人。以前有句叫做「對著唐人講番話、對著鬼佬口啞啞!」就係講D狗奴才。

    回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