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編 / 狒

在教育撥款的操縱下,筆者曾一廂情願地希望大學能夠堅守自己的理想,即使擋不住市場化的洪流,但至 少能夠為此發聲。然而總是事與願違:在我們如何被 中大標榜的「人文精神」吸引而來的同時,中大的高 層只是在想如何搞好一盤生意。

中大的高層一路以來或多或少地擔任著為虎作倀的角 色。有如前校長曾言管理大學如開茶餐廳,校長是老 闆,有權決定聘請何人,學生則只是顧客,不喜歡就 離開。歷來茶餐廳老闆都曾為中大添增新問題,段皇 爺也當然包括在內。這篇文章輯錄了中大的發展方向 的事例,不妨就讓大學校長,教懂大家如何做生意。

開酒店
(改寫自〈迪士尼式糊塗帳的中大教學酒店〉,獨立媒體

2002 年,政府以 300 萬元批出大學站旁的土地,建造一幢四星級國際酒店以及一幢十層高教學大樓, 供中大酒店管理學院使用。扣去教學設施計算,教學酒店折合每平方尺僅 $5.6。根據中大與新世界 的協議,土地及酒店均屬於中大,新世界擁有管理權,並且提供 13 億元建築費。

酒店的名字正式確定為「凱悅酒店——沙田」,建築物上都只有「HYATT」的標誌。在開業首十年, 新世界可獨擁盈利,十年後則需將 30% 盈利分予中大。此外,新世界將每年提供營業額的 3% 或 400 萬(以較高者為準)予中大作教學用途。在條款之中清楚顯示,新世界可從「教學酒店」中收取 近 40 年的盈利收益,加上項目是以中大及新世界私人協約、更改土地用途方式發展,省卻拍賣的競 價過程及高昂地價。

2005 年,中文大學獲鄭裕彤基金捐贈 3,000 萬元,支持學術及研究發展。 劉遵義率領中大高層出席捐贈儀式,感謝新世界發展主席鄭裕彤 「慷慨」捐款。確是「慷慨」。

搞吞併(輯錄自〈香港科技大學創校史〉

2002 年初,時任中大校長的李國章受訪透露:中大、科大與教院「三合一」有利香港發展,並強調 若由政府策劃推動,定能水到渠成。他指各所大學可按科目、類型、強弱項選擇合併的對象,集中 資源發展出世界一流的大學。大家還未消化一番言論,半年間他卻變成李局長,入主教育統籌局。

剛上任,李局長即表示支持中大與科大合併,超越北大清華,晉身成世界一流大學,願為兩大作媒 人;又指處理合併會「先禮後兵」,更表示政府在很多事宜上有最終決定權。翌年中大專責小組的 報告中,多番強調合併將透過資源集中造就一定規模,達致與世界競爭的條件,同時又能把支出減 到最少。

雖然小組認為有一些問題不能輕易解決,例如中大的理念如何保留?教職員就業保障如何?過渡期 成本代價是否過大?不過,小組仍是贊成合併,並多番提到大學將變得「卓越」,而且能追求「規 模效益」。比起一份院校合併報告書,它更像一份企業合併研究書。

兩大師生合力反抗,教資會最後表示,因兩大師生無意合併,加上兩校文化分歧,五年內不再提中 科合併計劃。

哭中大(改寫自〈不能說中文的香港中文大學〉

2004 年,校長劉遵義上任後,提出將教學語言改至英文,以便收取更多國際學生,讓中 大更加「國際化」。校方要求各學系表明是否參與以英語作為主要教學語言的計劃。當 時校方完全沒諮詢過同學。

然而中大創校的使命就是以中文授課。國際化並不是英語化,如法國、德國的大學依然 大多以母語授課。將高等學府的語言改變,就是扼殺了自己的文化。2005 年學生會從非 正式渠道得知事件,並在新聞揭發此事。反對中大語文政策的中大學生、校友,連同中 大學生會聯署發表了一篇名為〈哭中大〉的公開信,呼籲校友、同學聯署捍衛中大的理 想,合共一千多名校內外人士聯署,不少教授撰文批評。學生會及「捍衛中大理想小組」 也在文化廣場掛出〈哭中大〉橫額及大字報。

2007 年,校長劉遵義發佈雙語政策報告書,雖指出「凡是較多強調文化特殊性,而學術 載體以中文為主的科目(特別是涉及中國文化、社會及歷史的科目)宜用中文授課」、 「凡涉及香港社會、政治、文化等科目,宜用粵語講課」,但仍增加了大量英語授課課 程,並於 10 月審議通過。前任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李耀基以個人名義申請司法覆核, 嘗試推翻校方決定,最終被判敗訴。所有企圖捍衛中大理念的嘗試,最終都不了了之。

殺你系(改寫自〈殺系〉

2004 年,學生及教職員得悉校方接受政府削款方案。教學部門須進行「學系重 組」節省資源。事件曝光後,校方正式公佈各系的安排,有的要合併、有的要 停辦、有的則從原來獨立成科,變到選修科目。當時中大開出三個殺系原則: 歷史短、收生少、畢業生出路差,是為了安置少些教師和學生,便利行政。用 畢業生薪酬作考慮,則是以經濟價值判斷學科的重要性:學科的畢業生愈高薪 厚職,大學就能建立更賺錢、更「成功」的校友網絡,對大學的名聲有幫助, 所以比起其他學科更值得保留。校方無疑是將高等教育視作投資獲利的商品。

諷刺的是,當校方以資源不足為由重組學系,另一邊廂中大醫學院全額資助中 六尖子學生入讀醫學院等學系,整個計劃共花 600 萬,引起同學不滿。

材料科學與工程學課程(MSE)的同學覺得校方停辦該系的安排無理,組織「一 個都不能少」行動──回應校方指他們成績不理想而發起的不缺課行動;現代 語言及文化研究系(MLC)的現代語言部分將與日本研究的日本語部分合併, 新設語言學系;文化研究部分則與宗教系合併。MLC 與宗教系的同學亦批評系 方完全沒諮詢同學意見,黑箱作業。需停辦的體育運動科學系(SPE)的學生 成立關注小組抗議校方決定。

校方其後作出讓步,學系如 SPE、文化研究和日本研究仍可繼續開辦獨立的主 修課程。可是,學生的反對聲音是否校方選擇讓步的主因仍值得商榷。

第二年,中文大學又籌到錢開法律學系,甚至找來了被指控種族歧視的人擔當 院長,教育了我們兩件事:一、看來還是律師較為富有,二、能搵到錢的確係 大曬的。

產學合作

香港教育的趨勢是,除了要將大學產業化,更要鼓勵大學開設產業,鼓勵產學 合作。說是產學合作,實際上與利益輸送無疑。

中大最近亦推出了 Co-op 計畫,名正言順送大家去返全職,達到「大學、學生、 企業的三贏」。大學能夠收穫排名中的「僱主評價」;學生比起工時長人工低 的一般實習,能夠拿到 Full pay 還算是公道;企業隨時派 Return offer 招攬新 血。不過,合作商包括之前捲入拖糧醜聞的 Zeek,拿納稅人的錢去與拖糧的公 司合作,誰贏誰輸就見仁見智。

除了產學合作,中大都非常熱衷於推大家去做生意(先不論本地初創企業九死 一生的現實),最新的玩法是專門開一門副修 EPIN 教大家如何去創業。其中 一個計畫最為有趣的是找來華潤,資助大家有創業精神地搞社會創新。虧損就 由大學包底(原來公帑是可以這麼用的)。同樣地,既可以幫助企業寫 ESG Report,中大也可以藉此洗刷品牌 Branding。

追排名

上一任校長沈祖堯曾強調不可以盲目追求大學排名。空口無憑,實則校方一 路以來做了很多功夫追求排名,而且亦熱衷於以此宣傳。想要排名上升、學 生有較好出路並沒有問題,但如果以排名至上的角度來看,資源優先投放在 哪裡則決定了大學的發展。提升學生的福利,讓同學住平啲、食好啲一定不 能令排名上升,而針對排名指標來行政則能夠討好商業機構。

要追大學排名的方法有很多。以 QS 為例,中大的 Citation per faculty 分數 非常高,得益於中大要求教授發表研究的規定(當然前文所說的撥款亦佔因 素)。加上教學質量難以量化,投入不一定有指標上的成果,教授的正職是 研究,副職才是教學。

中大最近亦非常熱衷於搞可持續發展(大概是因為在可持續性上中大的評 分低),尤其學生事務處的「社會責任及持續發展處」,就連資助學生搞 Ocamp 都有一筆專門用來提倡可持續發展的 Green Fund 而不捨得直接給學 生。有 Funding,就要設立 Taskforce 有人負責,錢就如此地白白浪費在五花 八門的官僚機構中,不見得中大環保了多少。

搞醫院

中大向政府申請借款逾 40 億元,首五年可免息貸款;又批准中大修訂批地契約, 更改醫院選址的土地用途,僅需交 $1,000「象徵式」地價。不過政府亦非無條 件借貸,中大醫院日後要分擔醫院管理局每年最多轉介 25,000 宗專科個案。不 過因為一眾原因,中大醫院一直「蝕著做」,最後還要上立法會被質問虧損原 因,要張大議員躬親「監察帳務」。可謂是以身作則,教會大家市場險惡:借 錢緊要還、咪俾錢中大。

後記

現實一點看,幫你找好畢業前途,讓你的人生一帆風順(甚至還不一定), 這不好嗎?但作為一個公共機構,大學不能只是協助你找工作的交易所,要 有一定社會責任。施小恩小惠於你之時,大學擴大了社會問題,一切利益為 先而毫無關懷。在下一部分的文章中,我們將以大學的勞工的角度,講述這 些理想在資本主義的推土機下如何轟然倒塌。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