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菜鳥

「麵包舖基本上唔同時段都會有人嚟買麵包,所以麵包師傅一直都要喺廚房進行唔同嘅製作工序、焗麵包,需要長時間喺一個高溫嘅環境工作。呢個係我覺得辛苦嘅地方。」

曾師傅在長發街市經營麵包檔6年。回想自己最初從內地移民到香港的時候,自己當時只會說客家話,對廣東話一竅不通,找工作時碰到很多的困難,也嘗試過很多不同的工種。最初,他是由一家大型麵包廠學師的,之後轉到一些小店學習。經過多年的努力和節儉,他最後便有自己的麵包店。為甚麼一開始選擇麵包行業?他認為,一來是世界各個地方都會有這樣的需要;另外,麵包店可以「大有大做,細有細做」,他自己可以以家庭模式經營。

「最多人買,或者鍾意食嘅,我通常稱為『四大天王』——菠蘿、雞尾、麥包、豬仔。較為實惠、容易飽肚,味道有甜,有鹹。」

 

領匯前後

長發邨街市於07年由領匯(即領展前身)接手後,已經多次加租和多收了一些附加的費用。現時舖位面積300呎,月租約50, 000元。3月1日,建華公司已經進場。曾師傅估計,租約於7月尾屆滿後,建華將會把街市翻新,商舖重新招標,租金定價也會上調一倍至兩倍(截稿當日,建華宣佈9月30日將會全面終止租約)。商品的價格自然上升,令草根階層負擔百上加斤。

曾師傅認為,現階段長發街市並沒有翻新的必要。街市是一個售賣日常生活用品的地方,最重要是能夠做到「平、靚、正」。再者,長發街市服務的對象並不是高尚住宅區、半山區的富戶,而是社會的普羅大眾。街市的商品價格上升,市民自然就不會前來光顧,寧可到一個距離較遠,但便宜一點的街市。

點解要罷市,曾師傅回應道:「一係回應外判,希望建華可以比我哋一個較長嘅時間去物識一個新地方,但佢哋對我哋一隻字都不作回答。二係希望可以畀街坊知道,如果咁樣繼續落去,將來一定會要買貴嘢。」

曾師傅估計,罷市的「成本」大約是5, 000至6, 000元一日,當中包括租金、同事的薪金、材料等等。「罷市係需要付出代價,呢個代價係不菲嘅。」但他認為這是值得的,因為跟很多政治運動一樣,付出不一定會拿到相等的回報,但大家仍需要努力,雖然可能會失敗,起碼可以得到經驗。無論如何,大家量力而為就可以。

 

租約期滿後的預測

曾師傅覺得自己未必能夠在長發繼續經營。建華翻新街市之後,店舖的面積會比現在小,現時的機器不適用,他需要一筆資金購買新設備。如要繼續經營,實在相當不划算。另一方面,他自己已一把年紀,沒有甚麼本錢去再學一門新手藝。他可能會先放一個長假,再作打算。對於自己的家庭,他表示,生活是可以選擇的,豐儉由人,自己仔女亦到了一個應該為自己負責的年紀。但他對這裡相熟的街坊,仍有點依依不捨。

「好多相熟街坊每次經過都會過嚟打個招呼嘅。特別深刻有一個由BB仔『鴨』尿片,佢爺爺已經成日帶佢落嚟,去到依家番學,都時不時落嚟買麵包,行過廚房都叫兩聲『契爺』嘅。」

 

長發街市專題:

罷市對抗領展 ──長發街市專題前言
訪問長發街市商會主席 李先生
訪問長發街市豬肉檔店主 文生
訪問青衣街坊 阿豪
都是私有化惹的禍 ——向領展算一筆糊塗帳

分享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